Monthly Archives: 10 月 2020

林逸身形一晃,速度快的令人髮指,宛如神明一般,直接擋住了兩人的去路,手中的軒轅劍遙指大長老,神情冷漠的呵斥道:「想走可以,留下你的狗頭。」

「哼!林逸你休要狂妄,你真的以為自己吃定我了?」

大長老盯著林逸憤怒的咆哮道。

「不錯,大長老那是天龍之境後期的超級強者,而且身上還有大量顯聖的丹藥,諸位還是讓開吧!否則,便是諮詢滅亡!」

「大長老,還請您賜下丹藥,讓我等跟你一起殺出去啊!」

那些大長老的死士,紛紛上前,看著大長老恭敬的哀求道。 現如今事情敗北,如果他們不能夠跟著大長老一起離開這裡,那恐怕要成為真正的死士了。

大長老見狀,山羊臉上浮現了一抹殘忍的獰笑,沉聲說道:「把丹藥給他們分下去!」

「是!」

假的焦曼仙一臉恭敬之色,哪裡還有之前的高高在上,素手輕輕一抖,一顆顆圓潤光亮上面印有特殊花紋的丹藥就像是暗器一般朝著那些死士飛了過去。

原本有如驚弓之鳥的死士一看,頓時個個面色大喜,急忙接住丹藥塞進了自己的嘴巴里。

「轟轟!!!」

一道道可怕的氣息,就像是火山一般直接從眾人的身上噴發而出,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那些死士,一個個就像是喪失一般恐怖,強大,眼球上面布滿了猙獰恐怖的血絲,彷彿,那眼球隨時都會爆炸開來一般。

「三屍腦神丸,他們被三屍腦神丸控制了,所有人退後!」

一頭銀色長發在風中飛舞的焦曼仙一看,頓時面色大變,焦急的吼了一聲之後整個人便猛的朝著前方衝出,但凡是被三屍腦神丸控制的人,他們都會喪失理智,變成一個只知道殺戮的瘋子,同時他們的戰鬥力也會暴增,因為這是一種燃燒他們生命力來戰鬥的方式。

本來,大長老的死士個個都戰鬥力驚人,現在,服用了如此恐怖的三屍腦神丸,他們的戰鬥力定然越發的恐怖了,如果這些普通的族人衝上去的話,說不定會瞬間被廝殺。

「神威之境以上的族人,給我拿下他們!」

焦曼仙爆喝一聲,腦袋一甩,白色的長發隨風飛舞,整個人殺機滔天,瞬間鎖定了那假的焦曼仙,冷冰冰的呵斥道:「你竟然敢假冒本王,今天我誅了你!」

「哈哈,焦曼仙,你休要得意,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那冒牌貨冷哼一聲,竟然主動朝著焦曼仙沖了過去。

同一時間,大長老的目光也有些瘋狂的鎖定了林逸,咧嘴殘忍的笑道:「林逸,讓開吧!你不是我的對手,阻攔我只會讓你成為一具屍體,今天我承認我栽了,這神農氏跟焦曼仙我都送給你好了。」

「呵呵……不好意思,我還要你的腦袋!」

林逸說完,身形一動,速度快的簡直讓人咂舌,大長老甚至連防禦都沒有準備好,便感覺自己的背後一痛,一塊皮肉已經被鋒利無匹的軒轅劍斬的飛了出去。

「啊!!!」

凄厲的慘叫驟然響起。

林逸嘴角浮現了一抹不屑的獰笑,「這才剛剛開始呢?就喊疼了?」

話音一落。

林逸再度出現在了大長老的另外一個方位,軒轅劍揮動,又是一片皮肉帶著鮮血一起飛了出去。

剛剛,大長老如何欺負楚紅的,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雖然在名義上,他跟楚紅是主僕關係,可是二人早就已經是心照不宣的朋友了,這大長老敢如此欺負他林逸的朋友,林逸又如何能夠讓對方痛快的死去呢?

荒天劍法在這一刻幾乎被林逸施展到了極限,整個人更像是一道道可怕的鬼影,不斷在大長老的周圍閃現,速度快的大長老根本無法閃避,只能站在原地,有如棍子一般不斷被鋒利無匹的軒轅劍削的血肉四處飛濺。

「啊!該死的砸碎,你有本事一劍給老子一個痛快啊!」

大長老雙眸赤紅,瞪著眼睛,無比憤怒的咆哮道。

「呵呵,不著急,完美的凌遲是需要三千六百刀的,你現在才僅僅只承受了不過一百多刀攻擊而已,慢慢的享受吧!」

林逸殘忍的獰笑道,隨後手中的軒轅劍舞動的更加快速了,一片片血肉不斷的飛起,宛如刀削麵一般,不過持續了幾分鐘的光景,大長老便連慘叫都發出來了,全很上下都是瘮人的血水跟細嫩猩紅的皮肉,看的不少神農氏的族人,當場就忍不住嘔吐了起來。

實在是太過血腥殘暴了,簡直刷新了他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可虛弱的楚紅跟血佛,此時卻嘴角噙著一抹詭異的笑容,兩人都十分清楚,林逸之所以如此殘忍,不是他本性殘忍,而是以牙還牙,為他們兩人報仇而已。

二十分鐘后,天地間一片靜悄悄的,所有人一臉驚恐的看著宛如屠夫一般兇殘的林逸。

「主人,給他一個痛快吧!區區老狗,我不放在眼裡!」

楚紅上前一步,微微欠身行禮,淡淡的笑道。

「哈哈,好,既然你出氣了,我就給他一個痛快!」

林逸哈哈一笑,手中的軒轅劍猛的一揮,唰!一道刺目的亮光彷彿閃電撕裂了漆黑的夜幕一般驟然亮起,隨後,大長老的腦袋便直接衝天而起,落在地上,咕嚕嚕的滾出老遠。

「多謝!」

焦曼仙上前一步,看著林逸恭敬的說道,如果不是林逸的話,今天他不但要死,便是整個神農氏以後都可能陷入無邊的地獄之中,大長老之殘忍,她可是非常清楚的。

「呵呵,客氣了,你忘記了,你還……」

林逸話剛說到一半,整個人便愣住了,隨後急忙盤膝而坐開始檢查體內的情況。

楚紅跟血佛見狀,急忙沖了上來看,眸子警惕的看向了四周。

「警戒,林逸乃是我神農一族的恩人,無論如何要保證他的安全!」

焦曼仙見狀,扯著嗓子焦急的吶喊了起來。

「嘩嘩!」

整個神農氏的族人,手牽手,瞬間就形成了一道銅牆鐵壁擋在了林逸的面前。

而此時,林逸的體內卻充斥著奇怪的東西,只見一個影子竟然跟大長老長的一模一樣,正在他的萬獸甲內靜靜的坐著,臉上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彪悍兇殘,十分的平靜,簡直有如得道高僧一般。

「你是?」

林逸有些好奇的問道,可大長老卻彷彿沒有聽到一般,竟然沒有任何的反應。

「等等,萬獸甲,神魂,難道?」

林逸突然睜開了眼睛,臉上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激動之色,當即心念一動,轟!一道氣息從他的萬獸甲上爆發出來。 雖然這氣息不是很恐怖,不過卻也不錯了,竟然有大長老生前一半的實力。

「警戒,警戒!」

眾人一看,剛剛腦袋都被砍飛出去的大長老竟然又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個個都是面色大變,一臉的驚恐之色。

「呵呵,大家不用緊張,我收了他便是!」

林逸淡淡一笑,心念一動,這大長老的魂魄便重新出現在了萬獸甲內,一如之前一樣,神情獃滯,宛如木頭。

「呵呵,老子這次真的是發達了,雖然沒有萬獸的神魂,不過如果若是能夠吸納生人的魂魄,這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啊!」林逸美滋滋的笑了起來,以後他每斬殺一名強者的話,他就能夠得到對方一半的實力,長此以往下去,一旦有朝一日他能夠集齊上萬隻強大的神魂,一旦放出去,那傢伙,絕對是萬馬奔騰啊!誰能夠擋得住呢?

「主人,可是因為萬獸甲?」

血佛急忙湊上前,盯著林逸一臉激動的問道。

「呵呵,不錯,你果然聰明,正是萬獸甲,看來這一趟萬壽山之行,老子去的很對啊!」

林逸哈哈大笑了起來,不但得到了萬獸甲這樣的地仙至寶,最重要的是他的神府也晉陞了,而且現在,他也擁有再度讓萬獸甲重現上古之威的能力,如何不快哉呢?

「楚紅恭喜主人!」

楚紅聞言,急忙上前,抱拳笑嘻嘻的說道。

「呵呵,好好,這件事兒記你們兩人一大攻。」

林逸咧嘴開心的笑了起來,那神情,彷彿已經得到了焦曼仙一般。

「林逸,你跟我來。」

焦曼仙在安撫好了族人之後,便走了上來,看著林逸有些冷漠的說道。

那神情讓林逸眉頭微微一皺,心裡不禁有些不爽了,不過倒是沒有發作,輕輕點了點頭。

天嫁之合 焦曼仙見狀沒有絲毫的廢話,邁開杏乾的小腳,便朝著台階頂部的宮殿走去,林逸緊隨其後。

五分鐘后。

林逸再度被這裡的宮殿所震驚了,到處都充滿了原始荒涼的氣息,而且一根根不知名木頭上面的壁畫也充滿了大氣磅礴的感覺。

「這建築有多少年了?」

林逸隨口問道。

焦曼仙看了林逸一眼之後,那黑溜溜充滿魅力的眸子里也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唏噓之色,淡淡的說道:「應該有接近五千年了。」

「什麼玩意兒?多少年?」

林逸一聽,頓時就像是被人踩到尾巴了一樣,瞪著眼睛尖叫了起來。

「差不多五千年,這都是有證據可以考證的,走吧!我給你拿建木。」

焦曼仙說完,便大步流星的朝著宮殿內走去,雖然剛剛山下鬧的沸沸揚揚,可是常年守候在這裡的戰士,卻不曾離去,只是兩人看向焦曼仙的目光卻都有些詫異,畢竟剛剛焦曼仙離開的時候,穿的可是鳳袍,不過兩人身份低微,倒是不敢多說什麼,只能繼續看守大門。

在焦曼仙的帶領之下,林逸跟著對方一路穿過了兩座大殿,直接來到了一座幽暗的寶庫,這裡的建築跟前面的相比,又有了很大的轉變,大多數都是以岩石為主,木材為輔,不過同樣給人一種磅礴大氣的感覺。

「這裡面就是我們一族的寶庫,不過你千萬要小心,一定跟緊我的腳步,一旦走錯,觸發了這裡的機關,你我怕是都出不去了。」焦曼仙扭頭神情無比凝重的說道。

「呵呵,出不去不是更好,你我在這裡白頭到老?」

林逸咧嘴銀盪的壞笑道,對於焦曼仙他可是念念不忘啊!

「哼!登徒子,若不是你這次對我神農氏族有大恩,便憑你一句話,我就能夠讓你死在這裡。」焦曼仙傲慢的冷哼一聲,便轉身朝著一個木架子走去,纖纖玉手,拿起了放在上面的一塊兒木片,非常的普通,就像是老樹上面的一塊兒皮一般絲毫不起眼,可這木片卻充滿了奇怪的氣息,給人一種浩瀚,磅礴,充滿仙靈之氣的感覺,彷彿這不是一塊兒木頭,而是一塊蘊含有著無數靈氣的靈石一般。

「嗯?怎麼回事兒?」

焦曼仙剛把木片拿起來,整個人就愣住了,黛眉緊蹙,臉上浮現了濃濃的驚恐之色。

「不好,有毒!」

焦曼仙面色驟變,焦急驚慌的尖叫了起來。

「什麼?有毒?」

林逸身形一晃沖了上去,一把抓住了焦曼仙的纖纖玉手,急忙查看了起來,這一看,林逸不禁神情微微一怔,臉上浮現了一抹奇怪的神色,他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大長老在死之前會說,把焦曼仙跟整個神農一族都交給他了。

「這王八蛋,凌遲而死,實在是太便宜他了!」

林逸咬著槽牙無比憤怒的咆哮道

焦曼仙一聽,那黑溜溜的大眼睛里頓時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之色,急忙抬頭看向了林逸,「怎麼了?可是致命的劇毒?」說著,焦曼仙就慢慢的朝著林逸的懷裡湊了湊。

「咳咳,不是什麼致命的劇毒,只不過這玩意兒也歹毒的很啊!他能夠把人內心深處,陰暗瘋狂的一面給釋放出來。」

林逸看著幾乎如八爪魚一般纏在他身上的焦曼仙,一臉蛋疼的說道。

「什麼?」

焦曼仙一聽,那水汪汪的眼睛里頓時浮現了一絲清明,她本就是極為聰明之人,哪裡還能不明白自己中了什麼毒啊!

「那個,你放手,我先走了。」

林逸不淡定了,他是喜歡焦曼仙,畢竟這麼一個宛如女王一般杏乾的存在,怕是沒有什麼人不喜歡,不過乘人之危,到不是他林逸的風格。

「走?你往哪裡走?難道想要看到本王死在這裡?」

焦曼仙傲慢的冷哼一聲,隨後猛的一推,便直接把林逸推倒在了寶庫的地上,而她則像是一名征戰沙場的女王,翻身而上。

「我去!仙兒,你別亂來啊!」

林逸一臉驚恐的說道,他可不是那柳下惠。

「哼!這整個神農架都是本王的領地,自然也包括你,本王還不想死!」

焦曼仙說完,便低頭對林逸展開了進攻。 「哎吆我去,你丫的是老虎投胎的啊?」

「瑪德,你怎麼還咬人呢?」

林逸簡直要瘋了,可偏偏此時也不好用軒轅劍趕走對方,畢竟焦曼仙的確是中毒了,而且這個過程雖然有點讓人心驚膽戰的,可卻不得不說焦曼仙的確是真正的女王。

第二天清晨,焦曼仙身上的毒素已經徹底散開,而林逸也是一臉的疲憊之色,甚至感覺自己有點營養不良的感覺,實在是這女王太強了。

「你放心,本王既然做的出,便一定會認的,從今天開始你便是我神農氏一族最尊貴的客人,你若是願意留在這裡,便是本王唯一的妃子,若是不願意,我送你各種珍寶三十斤,讓你一輩子衣食無憂!」焦曼仙素手一揮,地上的鳳袍宛如翩翩起舞的仙子,直接落在了她的背上,遮住了那讓林逸丟吞口水的絕美風景,淡淡的說道。

「呵呵,多謝仙兒的好意,不過珍寶什麼的還是算了吧!」林逸說完,便起身走到了不遠處,從地上撿起了那一片建木,揚了揚手,笑道:「我喜歡這個。」

林逸說完,便直接盤膝而坐,開始瘋狂的煉化建木,他倒要看看是否可以把神府吞下的那數萬獸魂給整出來。

看著神情肅穆,正在修行的林逸,焦曼仙那絕美的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隨後抿嘴淺淺一笑,帶帶起一陣香風轉身走了出去,當寶庫的大門關上的剎那,林逸猛的睜開了眼睛,一臉的蛋疼之色,「他瑪德,我堂堂一七尺男兒,現在竟然成為妃子了?我要不要殺人滅口呢?」

可思慮了半天之後,林逸最終還是選擇了接受,焦曼仙那等如仙女一般的存在,殺了著實可惜,再者,他林逸也不是那種無情的人啊!

當即閉上眼睛,開始認真的煉化起來了建木,這一煉化便是足足接近一天的時間才完成,神府看起來比之前似乎變得更加漂亮了,可卻一點沒有把獸魂吐出來的意思。

「呼呼,你丫的屬貔貅的啊!只進不出啊?」

林逸搖頭自嘲一笑,便起身走了出去。

門口,焦曼仙彷彿早就知道林逸要出來一般,上前一步,幫林逸打開了那厚重的大門。

四目相對,眸光都有些閃爍,氣氛一時間變得尷尬了起來。

足足過了接近一分鐘的時間。

林逸才忍不住訕訕笑道:「那個,如果你不想在這裡當什麼大王的話,可以跟我一起下山,雖然我在世俗界的身份地位沒有你這麼尊貴,不過,混的也還不錯,可以保你衣食無憂。」

焦曼仙聞言,那充滿膠原蛋白的絕美臉蛋兒上浮現了一抹淺淺的笑容,霍然轉身朝著外面走了出去,甜美的聲音緩緩傳來,「我乃是神農一族的王,現在族內剛剛經歷大劫,正是需要我的時候,如果有一天神農氏不需要我了,我會去找你,你的僕人在外面等著你,你隨時可以走。」

「說話算話啊!我在山下等你!」

林逸伸著腦袋,看著那端莊,大氣的鳳袍,焦急的喊道。

「本王一諾千金!」

焦曼仙嘴角含笑,輕聲低語道。

林逸見狀,邁步走了出去,朝著血佛跟楚紅所在的位置走去,沿途,所有的神農氏族見到林逸就像是見到了大王一般,一臉的恭敬之色。

「主人,這王上的火力如何?」

楚紅見林逸走了過來,急忙上前,抿嘴咯咯的壞笑道。

「哈哈,火力十足,走吧!這次建木也到手了,靈石礦脈也搞定了,下山!」

林逸哈哈大笑道。

「哼!你倒是逍遙了,我跟血佛可在這裡苦修了一天時間呢,補償幾顆靈石唄?」

楚紅傲慢的冷哼一聲,伸出了自己的纖纖玉手,放在了林逸面前。

「靈石有個毛的用,我把自己都補償給你。」林逸說完上前一步,自己的下巴就朝著楚紅那纖纖玉手上放去。

「咯咯,小氣!」

楚紅咯咯一笑,便化作一道紅光直接消失在原地,重新隱匿於虛空之中,而血佛那絕美清秀的面龐上則是帶著一抹淡淡的笑容,神情極為的平靜,彷彿在這一刻,真的變成了一個得道高僧一般笑而不語輕輕的跟在林逸的背後,頗有一步一蓮花的雍容氣度。

當最後一個台階從腳下走過的時候,林逸卻突然停住了腳步,緩緩扭頭看了過去。

只見那台階之上,焦曼仙身穿黑色鳳袍宛如統領四海八荒的女仙帝一般,風姿卓越,霸氣無邊,盯著林逸淡淡的笑道:「在外面,若是有人欺負你了,有人招惹你了,回來跟本王說,我護你!」

林逸一聽愣住了,不禁苦澀的搖頭笑道:「多謝王上,諸位,暫且告辭了!」

「這王上倒是一個妙人!」

血佛輕輕的搖頭笑道。

林逸聞言狠狠的瞪了對方一眼之後,便大步流星的朝著山下走去,在這原始森林最邊緣的地方乃是青木鎮,這裡存在了有一千多年的歷史,算是歷史文化比較厚重的一座城鎮了,不過這城鎮的規劃卻有很大的問題,直接擋住了神農氏一族的氣運,也擋住了他們自己的氣運,如果不能夠改善一下的話,對於焦曼仙等人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兒。

也許之前他不會去理會,可現在不同了啊!焦曼仙是他的女人他自然要想盡辦法讓整個神農氏一族變得強大興盛起來啊!

「主人,又要去泡妞?」

Read more

所以,在老者看來,龍天行是死定了,這一戰自然也沒有再看下去的必要了。

「喂,你這造型挺別緻啊!龍少,你要是不出來,我就只能從後面弄死你了啊!」林逸看著在掙扎的龍天行,咧嘴玩味的笑了起來。

平時裝的跟尼瑪王子重生一樣,你現在倒是牛啊?

「砰!」

一聲悶響。

砂石直接炸開,宛如子彈一般,朝著四周急速飛去,打的周圍不少觀戰的人手忙腳亂,慘叫連連。

龍天行雙眸赤紅,一頭黑色的長發無風自動,他天縱之資,被譽為是潛龍,從出生,到現在從未有過一敗。

可今天,在眾目睽睽之下,他竟然被打成了這個鳥樣子。

這簡直就是一種恥辱,一如當年,林逸的母親對待他一樣,這件事兒將會成為他一生的夢魘。

「林逸,你很不錯,本少承認小看你了,不過那又如何?今天,你依舊要死在我的手裡,還有你的母親,我也絕對不會放過她的。」龍天行說完,猛虎的抬頭,仰天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吼叫。

風隨雲動,雲隨風走。

天空上的烏雲竟然形成了一道足足有五六十米高的可怕龍捲風。

這龍捲風彷彿能夠吞食天地一般,瘋狂的轉動,發出了一股股巨大的吸力,圍觀眾人面色大變,都不等有人提醒,便紛紛再度後退了數十米。

這樣驚天動地的手段,如何是他們能夠承受的呢?

「風無極,劍無意,給本少破!」

龍天行右手握著長劍,猛然仰天一指,宛如號令天地的神明一般咆哮道。

「轟!」

一道晴天霹靂,打的整座天星山都猛的一顫。

而後,一道道宛如手臂粗細水柱一般的靈氣,竟然直接從颶風之中傾瀉而下。

「這是要突破了嘛?」

林逸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戰意沸騰,盯著龍天行喃喃自語道。 「這,這,難道,難道龍少要衝擊傳說中的天威之境?」

有人瞪著眼睛,膛目結舌,哆嗦著說道。

天威之境,已經能夠動用了一絲天地之威,舉手投足之間,那威力可要比靈威之境強大太多。

靈威之境,只是能夠動用一絲靈韻而已,如何能夠跟浩蕩天威相提並論?

一名天威之境的強者,可以輕易輾壓數十名,甚至是幾十名的靈威之境強者。

一旦龍天行能夠進入天威之境,那麼實力最少也要暴漲數十倍。

「林少,斬了他!」

彭振武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緊張大聲吼道,實在是此時那龍捲風給人的感覺太可怕了,那種天地之威,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夠抗衡的啊!

林逸再強,再恐怖,他的境界擺在哪裡,宗師之境,以前在彭振武看來,那已經是讓他一生都難以望其項背的境界。

可現在,他自己都是宗師之境,可在那恐怖的龍捲風之下,他卻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彷彿只要他被龍捲風吸入進去,馬上就會身死道消一般。

可偏偏,林逸現在竟然無動於衷。

「主人,殺了他啊!」

一直很沉著冷靜的陳天行也看不過去了,咬著槽牙怒吼道。

一旦讓龍天行進入天威之境,到時候,林逸還如何有活路?

龍天行的追隨者,一個個都緊緊的咬著牙關,無比緊張的盯著龍天行,希望龍天行能夠魚躍龍門,一飛衝天。

「林少,不要在等了,殺了啊!」

「不錯,趕緊動手殺了他啊!」

一道道驚呼聲,焦急的催促聲,不斷的響起。

可林逸卻一點動靜都沒有。

反觀龍天行,在狂暴的靈氣灌輸之下,氣息卻在節節攀升,越發的強大起來。

五分鐘后。

龍天行咧嘴笑了起來,只是那笑容卻充滿了殘忍的殺機,盯著林逸有些意外的笑道:「我沒有想到你竟然會這麼老實沒有動手偷襲我,是因為害怕了嗎?林逸,你的實力不俗,我剛好還卻一條好狗,跪下吧!我可以饒你不死!」

「哈哈,不錯跪下吧林逸,龍少那可是天上神明一般的人物,收下你當狗,那絕對是你的無上榮光。」

「嘖嘖,多讓人羨慕的待遇啊!我這種人想要成為龍少的一條狗,我還不夠資格呢。」

「可不是,跪下吧!趕緊討好你的主人,對了,最好再學兩聲狗叫聽聽啊?」

一名名龍天行的擁護者,紛紛仰天哈哈大笑了起來,那是真的開心啊!

靈威之境本就已經是宛如神明一般可怕的存在了,可現在,龍天行竟然在戰鬥中極盡升華,成為了天威之境的蓋世強者。

他們這些擁護者也算是跟著享福了,以後,不要說是在中江市,便是在整個華中省,乃至整個華夏,只要他們搬出龍天行這尊大佛,誰人敢不給三分面子?

彭振武一行人此時卻面如死灰,林逸畢竟才是宗師之境的強者,能夠戰靈威之境,已經讓他們喜出望外,可以稱之為絕世天才了。

可現在是天威之境啊!這還如何打?

難道林逸還能夠連續越過兩個大境界而戰不成?

這樣的人,不要說是見過了,他們一輩子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啊!

「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靜靜的等著你進入半步天威之境嗎?」在眾人的嘲諷,焦急中,林逸突然開口,盯著龍天行淡淡的笑道。

「為什麼?想要一個強大的主人?」龍天行揶揄道,他能夠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現在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最少比之前提升了五倍有餘,他相信自己,現在殺林逸絕對會如捏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因為,我喜歡殺強者,太弱的話,殺起來沒有什麼意思!」林逸咧嘴笑道。

龍天行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他一直放任林逸成長,為的不就是貓捉老鼠,想要玩樂。

可現在,林逸竟然也抱著這種想法。

「哼!只可惜,這都只是你的妄想而已,天威浩蕩,哪怕我只是半步天威之境,也不是你能夠招惹的,跪下!」

龍天行一聲怒吼。

站在百米開外的那些圍觀者一聽,頓時身體一抖,那種感覺,就像是下雨天,突然有一道驚雷在你的耳邊炸響一般恐怖。

那種恐懼,是來自靈魂深處的,是根本無法抵擋的。

不少圍觀者,當場雙腿一抖,就直接跪在了地上。

林逸瞳孔微微一縮,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靜靜的盯著龍天行,對他施展天威,這龍天行也真算是找錯人了。

他林逸本就是兩世為人,這心境強大的離譜,如何是區區一個半步天威之境武者能夠撼動的呢?

龍天行看著林逸眉頭微微皺在了一起,不過僅僅只是片刻,便又咧嘴笑了起來,「罷了,既然你一心尋死,那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天威之境的可怕之處。」

「雷來!」

一聲輕喝。

「轟!」

虛空一顫。

宛如手臂粗細的雷霆,竟然直接從天而降朝著林逸打了過去。

「呵呵,小道而已!」林逸咧嘴一笑,而後,仰天一指,怒喝道:「雷來!」

「轟!」

又是一聲悶響。

這次,何止是虛空一顫,便是連眾人所在的山頭,此時都猛的一抖。

隨後,兩道彷彿能夠毀滅一切氣息的雷霆,狠狠的交擊在了一起,在虛空上炸出了一片刺目的雷光。

平分秋色?

龍天行的擁護者焦急了。

要知道,現在龍天行那已經是深不可測的天威之境強者了。

曾經現在內心的抉擇 可現在,竟然跟林逸打了個平分秋色,這簡直讓他們無法接受。

這可是天威之境啊!

龍天行自己也愣住了,雖然他剛剛只是很隨意的一擊,可林逸何嘗不是如此呢?

「難道他隱藏了自己的境界,也是一名天威之境的蓋世強者不成?」龍天行心裡猜疑道。

「來而不往非禮也!現在,嘗嘗你林爺爺的拳頭吧!」

林逸仰天長嘯,而後,體內的力量再也沒有絲毫的保留,雙腿用力在地上一蹬。

「轟!」

重生之錦繡前程 整座天星山都猛的一顫。 彷彿林逸這一腳,能夠把整座天星山都踹的粉碎一般。

而後,他整個人就像是一枚出膛炮彈,帶著可怕刺耳的破空聲朝著龍天行殺了過去。

一拳便是一萬斤。

一拳便可以打爆一座小山。

「颶風殺!」

龍天行怒吼,天威浩蕩,頭頂上方那可怕的風暴,此時就像是一個怪物一般,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呼呼!」

颶風咆哮,方圓百米之內的巨石,樹木,竟然紛紛被颶風吸入半空中,而後,隨著可怕的風暴不斷的旋轉。

「砰砰!」

一聲聲悶響,不絕於耳。

不少千斤重的巨石,在風暴內互相碰撞,炸成了齏粉。

在這一刻,每個人都是惶恐不安的。

天威的力量實在太恐怖了,這樣的颶風,任何級別的武者,進入其中怕是都根本不可能有活路。

下一秒。

颶風到了林逸面前。

龍天行的嘴角浮現了一抹淡淡的冷笑,他就不信,這樣可怕的風暴,林逸還能夠擋得住。

「給老子開!」

林逸眸光驟然一亮,拳頭宛如白玉一般,釋放著一股淡淡的光芒,而後逆風而上,竟然狠狠的朝著颶風砸了過去。

「他,怕是瘋了吧!」

「可不是,竟然妄想用拳頭擋住天地之威?」

一名名武者,哆嗦道。

可此時,林逸的拳頭已經落在了颶風之上,而後,林逸體內澎拜的力量宛如無堅不摧的鋼鐵洪流,瘋狂湧入颶風之內。

剛剛,還彷彿能夠摧毀一切的颶風,在眾人的視線中,竟然直接化成了虛無。

「啪嗒,啪嗒!」

無數的碎石,被絞成碎片的樹木,宛如垃圾一樣從天而降,落在了天星山上方。

而林逸的攻勢卻絲毫沒有停頓,彷彿那讓人望而生畏的可怕颶風,在他眼裡,只是一個透明的氣泡一般,一碰就破。

「這,這怎麼可能,你,你到底是人是鬼?」龍天行瞪著眼睛,惶恐不安的尖叫道。

這颶風可是天地之威啊!可是他進入半步天威之境才召喚出來的攻擊手段啊!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便是腳下這座天星山,他也能夠把它絞成齏粉,就這麼恐怖的力量,可現在竟然被林逸一拳打爆了?

「唰!」

boss太腹黑 手中的長劍幾乎是本能的朝著林逸的拳頭斬了過去。

「死!」

林逸大笑,拳頭微微一動,宛如撼天聖錘狠狠的砸在了寶劍上,這把十分珍貴的寶器,直接被可怕的力量砸的光芒暗淡,而後重度彎曲,狠狠的貼在了龍天行的胸口上。

「不!!!」

龍天行發出一聲驚呼。

下一秒。

拳頭上帶著的數萬斤恐怖力量,就像是幾百匹狂奔的野馬,在他的體內狂奔。

「噗噗!」

一道道血箭,不斷從龍天行的口中噴出。

整個人直接無力的朝著後方倒飛。

虛空中,一連噴洒出了七口鮮血之後,龍天行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一代天才,當場身死。

全場死寂。

每個人的呼吸都刻意放慢了很多,生怕引起了林逸的注意。

那些龍天行的追隨者,一個個更是眼前一黑,搖搖晃晃,似乎都要倒下一般。

龍天行,他們心目中不可戰勝的神明,在進入天威之境后,竟然還被林逸一拳鎮殺了。

「三招殺你。」

這話再度在重女女人的腦海中回蕩。

之前,每個人都覺得林逸是瘋了。

可現在,他卻用自己的拳頭,證明了他的實力,說到做到。

「呵呵,諸位的面色似乎不太好看啊!」林逸扭頭盯著龍天行的追隨者,玩味的笑道,同時接過了陳天行遞上來的毛巾,輕輕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跟唇角。

「砰砰!」

一名名強者,就像是被收割的麥子,成片成片的跪在了地上。

八九百人,一起跪下,那種場面是何等的龐大啊!

最少彭振武等人一輩子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好了,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之前罵過我的抄家,嘲笑過我的抄家。」林逸輕飄飄的笑道。

「那剩下的人呢?」陳天行伸著腦袋激動的笑道。

「剩下的人讓他們做點好事吧!把所有的資產全部捐給災區做慈善,對了,咱們自己捐,某些慈善機構,我信不過!」林逸伸出一根手指,指著陳天行肆意張狂的大笑道。

「是!主人放心。」陳天行激動的笑道。

Read more

突然,有一人急匆匆的沖了進來,高呼道:「九公子到!」

九公子來了。

一剎那。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轉移到了兆龍殿的大門口,並且,每個人都是畢恭畢敬,一臉的誠懇,不管你平日里有多牛,甚至那些實力不在四大聖地之下的一品宗門公子哥,此時也給予了足夠的尊敬。

沒辦法,今天朱陳第九最大,不管你是誰,你有何等的背景,都必須要拿出足夠的敬意。

在這大喜的日子挑釁朱陳家的威嚴,這個後果不是任何人能夠承受的。 話落。

朱陳第九穿著奢華的走了進來,一套得體的金色龍袍,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簡直就像是一尊神明一般,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濃濃的光芒,頭髮也打理的非常得體。

乾淨帥氣之餘,又不失風度,頗有幾分君臨天下的感覺。

他的出現,瞬間就吸引了整個兆龍殿內所有強者的目光,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此時都驚呆了。

因為……朱陳第九身上穿的龍袍竟然是上品仙器。

他的發簪也是上品仙器,他的戒指,手鐲,以及配飾,統統都是上品仙器。

這簡直刷新了無數人對於奢華的認知,單憑一兩件上品仙器的確不算什麼,可現在,朱陳第九穿戴的卻是一整套,足足有十件上品仙器啊!

這可就牛比大發了啊!十件啊!他的價值簡直能夠跟傳說中的神器相比,甚至遠超神器。

在場眾人之中,不乏有四大聖地的強者,一品宗門的強者,可試問,他們什麼時候見過有人如此奢華了?

別的不說,光是朱陳第九身上這一套十件仙器,讓一般的仙人之境強者硬攻,恐怕都無法打破這十件上品仙器的防禦吧!

更不用說,朱陳第九本身的實力也相當的不俗,穿著這樣一套衣服,那傢伙簡直就是行走的坦克啊!試問,有誰有本事,有能力跟他一戰?

朱陳家的恐怖底蘊在這一刻是彰顯的淋漓盡致啊!

而後,萬眾矚目下,朱陳第九直接朝著林逸走了過去!

「多謝林少不遠萬里前來!」

朱陳第九抿嘴神色平靜的說道,可眾人都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他目光之中的喜悅。

「朱陳第九也多謝諸位遠道而來,入座!」

朱陳第九轉身說道,眾人明顯的能夠感受到朱陳第九的神情,似乎在他轉身的一刻,驟然冷漠了一分。

大叔我會乖 兆龍殿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林逸的身上,充滿了濃濃的嫉妒之色。

美女上司的貼身兵王 朱陳第九,今天的壽星公,朱陳家的九公子,地位尊崇到了極致,堪稱是掌控一方的帝王。

可現在,竟然第一個跟林逸打招呼,這其中的意味,簡直無法言喻啊!

他們之中有無數強者,有無數家族背景恐怖到了極致的存在,可朱陳第九現在竟然都沒有率先打招呼,這豈不是說明,在朱陳第九的心目中,林逸的地位已經超過了所有人。

朱陳第九話落,便轉身朝著兆龍殿內的龍椅上坐去。

一眾強者見狀,雖然心裡充滿了不爽,可是卻不敢亂來,只能紛紛恭敬的坐在了屬於自己的位置上。

「放禮花!」

一聲輕喝驟然響起。

隨後。

「砰砰!!!」

一道道悶響聲不斷的響起。

整片天空瞬間就被無數璀璨奪目的禮花所充斥。

而後。

一群仙子,拎著花籃在天空之上緩緩飛舞,彩帶飄飄,如夢如幻,簡直美到了極致,這些仙子一個個都是冰肌玉骨,如果不是在氣質上稍微差了那麼一點,幾乎個個都能夠跟十大仙子相媲美了。

一時間,把所有人都看的呆住了。

「林少,今天可是我的生日,不知道是否為我準備生日禮物呢?」朱陳第九盯著林逸半開玩笑的問道。

眾人一聽,齊刷刷的回過神兒了,而後,目光紛紛落在了朱陳第九的身上。

「呵呵,九公子應該清楚,我北邙山撼天宗只是九品宗門,出產實在太過稀少!」

林逸一聽朱陳第九竟然直接要禮物了,不禁有些尷尬的訕笑到。

「我天風世家送上二品丹藥三顆,預祝九公子修為更上一層樓!」

「我戰痕世家送上神級功法一部,預祝九公子修為更上一層樓!」

「我焚天宗送上上古至尊大神留下的神器碎片一分!」

「我青雲宗送上靈石礦脈十條!」

……

一個個豪門世家子弟紛紛起身,恭敬的報出了自己為朱陳第九準備的生日禮物。

每一件,都珍貴到了極點,奢侈到了極點,不管是神器碎片,還是靈石礦脈,簡直都是無法用價值來形容的,因為他們都是無價之寶。

特別是神器碎片,如果能夠尋找到合適的練器大師,或者一些珍貴的材料,那完全是有可能直接把這東西復原的,那傢伙能夠提升的戰力簡直無法言喻啊!

甚至,有可能因為多一件神器,而改變四大聖地的排名。

當然,這種材料,也一定是萬分難以得到的。

這些人每次報出自己的禮物,就挑釁的看林逸一眼。

足足過去了半個時辰,眾人才勉強把禮物報完。

「多謝諸位好意,大家可以盡情的在我祖山遊玩!」

朱陳第九看著眾人,微微抱拳一笑道。

「林逸,你好歹也算是聲名赫赫之輩,這次更是代表著撼天宗,應該不會拿一些不入流的東西吧?」

「不錯,這裡可是朱陳家,你可別把一些垃圾東西都拿出來了啊!」

眾人再度盯著林逸挑釁道。

「瑪德,一群垃圾玩意兒,我拿什麼東西跟你們有個毛的關係?」

林逸眼睛一瞪,抬起手臂,指著眼前的眾人就開始臭罵了起來。

「你……」

眾人一聽,勃然大怒,完全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混賬到了這種地步,直接在朱陳第九的生日宴會上就開罵了。

「我呢,的確沒什麼好東西,就送你一品丹藥一顆吧!」

林逸輕飄飄的說道。

眾人一聽全部都愣住了。

每個人都下意識的看向了自己的同伴,面面相覷。

「一品丹藥?難道是我聽錯了?」

便是端坐在了龍椅之上的朱陳第九都愣住了,他朱陳家號稱是整個仙域四大聖地之一,可現在,也拿不出一品丹藥來啊!

想要煉製一品丹藥,可不單單是對技藝的考驗,同樣還是對一名修士的考驗,除非這名修士能夠感悟天道,否則,想要煉製出一品丹藥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天才小農女:學霸軍少寵上癮 而林逸,在煉化他金剛不壞神通的時候,突然心有感悟,所以趁機煉化了一爐丹藥,運氣不錯,一舉成功了十三顆,雖然不是一爐十六顆,可能夠得到這麼多的一品丹藥,便是林逸都有種喜出望外的感覺。 現在,就算是重新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也不敢保證,一定能夠煉製出這一品丹藥了,成功率簡直太低,太低,可以說林逸能夠煉製成功完全是走了狗屎運了。

可兆龍殿內在經過了短暫的沉寂之後,卻轟然爆發出了可怕的笑聲。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一個區區九品宗門的小子,竟然敢在這裡妄言送一品丹藥當做禮物,你這是在侮辱九公子的智商嗎?還是在侮辱整個朱陳家?乃至我們在場所有人?」

「不錯,就憑你也能夠拿出一品丹藥?這簡直荒天下之大謬!」

「哈哈,小子,你怕是知道一品丹藥有多珍貴吧?」

一道道嘲諷不屑的聲音不斷的響起,沒辦法,他們實在無法相信這一切了,便是在他們之中的一品宗門,也只是送上了二品丹藥,畢竟一品丹藥,已經不是你有本事,有材料就一定能夠煉製成功的了。

任何一顆一品丹藥,他的價值都是無法言喻的,它的出現,偶然性也是非常大的。

如果真的有誕生,也一定會引起那些一品宗門以及一些超級強大的實力爭相競爭,如何會流落到一個九品宗門的手裡呢?

林逸的實力的確不俗,可是,誰也不能否認,他只是一個九品宗門的弟子。

九品宗門能夠有多少家底?可以毫不誇張的說道,在場眾人,任何一個人他們的隨從,下人,在人數實力方面,都在九品宗門之上。

可現在,林逸竟然在這裡大放厥詞,說要送出一品丹藥,眾人如何能相信呢?

林逸聞言,也懶得跟眾人計較,心神一動,一顆丹藥直接從九龍戒指中飛到了朱陳第九的面前。

此丹藥一出,整個兆龍殿內頓時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中,沒有人是傻子,一品丹藥,他們雖然都不曾見過,可是有關一品丹藥的流傳,他們卻十分清楚。

「光華內斂,丹藥表面有四季流轉不休,這,這難道真的是一品丹藥?」

龍婆此時都忍不住瞪著雙眼,全身顫抖著呢喃了起來。

「咕嚕!!!」

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整個兆龍殿內的所有人,都感覺自己像是在夢裡被林逸狠狠的打了一巴掌一樣難受無法置信。

如果林逸真的拿出了一品丹藥,那今天,他們可等於是臉面都丟盡了啊!

作為高高在上,整個仙域食物鏈最頂端的存在,他們送的禮物,竟然沒有一個九品宗門小子送的禮物珍貴,試問,他們如何能不羞愧呢?

這甚至可能是伴隨著他們一生都無法抹除的恥辱啊!

「不可能!他只是一個九品宗門的小子,如何能夠搞到一品丹藥?」

「不錯,這丹藥絕對是假的,一定是假的,瑪德,他該死,竟然敢在九公子的生日宴會上拿假的丹藥來糊弄人?」

「殺了他,瑪德,這裡是他能夠弄虛作假的地方嗎?」

一名名天才,都義憤填膺的盯著林逸咬牙切齒的怒吼道,那一顆丹藥的真假,對他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他們不需要管他是真是假,今天他們就是想要殺了林逸。

「恩?你們這群垃圾東西,誰給你們的膽子在這裡咆哮?單挑啊!誰敢出來一戰?」

林逸猛的扭頭,宛如兇殘的猛虎,目光俾睨橫掃整個兆龍殿的無數強者,在他那瘋狂的目光注視下,當場就有不忍少人下意識的低下了頭。

沒辦法,昨天林逸跟龍行雲,風叢虎二人的一戰,他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自認為不是林逸的對手,在這個時候上去,豈不是成為了林逸名揚天下的墊腳石?

「諸位,今天是我的生日宴會,你們在這裡大吵大鬧,莫不是沒把我朱陳家放在眼裡?」

一道質問驟然從朱陳第九的口中傳出,整個兆龍大殿的氣氛在瞬間就壓抑到了極點,給人一種無法言喻的恐怖感覺。

眾人一聽,這下也回過神兒了,這可是兆龍殿,朱陳家的兆龍殿,而不是他們的家裡,在這裡大吵大鬧,簡直失禮到了極致。

「九公子,抱歉!」

「九公子,我等失禮了!」

「九公子,這事兒都是林逸挑起來的啊!」

眾人紛紛抱拳有些惶恐的盯著朱陳第九說道,有些時候他們可以跟朱陳家平起平坐,甚至是比朱陳家更驕傲一分也是無所謂的,可有的時候,他們卻只能退讓三分。

君心應猶在 例如,今天,朱陳第九的生日,絕對沒有任何一個家族,甚至是一品宗門敢在這個時候鬧事兒,除非,已經下定決心跟朱陳家不死不休。

否則,誰敢妄動,皆是找死!

「這丹藥是真真假,本公子自然會分辨出來,你們無需在為這件事兒爭吵了,否則,本公子便視為在挑釁我朱陳家!「

朱陳第九端坐在龍椅之上,大手重重的在扶手上一拍,咬著切齒的呵斥道。

「吾等不敢!」

眾人惶恐,再度彎腰。

龍婆見狀,同樣神情冷漠的盯著眾人呵斥道:「這一品丹藥老身曾經有幸隨著家主見識過,我可以肯定的確是真的,而且……應該是最近才出爐不久!」

「什麼?真的?」

「這是才煉製的?」

整個兆龍殿剛剛安靜下去,馬上就再度變得沸騰了起來。

朱陳第九更是猛的扭頭,神情不善的鎖定了龍婆,此時,天下群雄盡在這裡,龍婆的這句話,簡直就是把林逸往刀山火海上再推。

「公子,如果他真的有能力活下去,老身才會同意他跟你去哪個地方,否則,他只能死!」

龍婆跟隨了朱陳第九十幾年,如何能不明白朱陳第九的想法跟心意呢,當即彎腰,輕聲說道。

「胡鬧,你這樣對他實在太不公平。」

朱陳第九咬著槽牙,從牙齒縫裡嘣出了幾個字,不滿的呵斥道。

「呵呵,這諾大的仙域,便是傳說中的世俗界,可曾有絲毫的公平可言?有的人一出生便貴不可言,有的人,一出生,卻只是地上的螻蟻,甚至是一輩子都是螻蟻,他能夠渡過劫難,自然可以一飛衝天,否則,沒人能夠救的了他,他的命運掌握在他自己的手裡!」

龍婆聞言,淡淡的說道,。不過神色卻也冷漠了一分。 作為一名修行了數百年的老者,她見過了無數的天才隕落,也見過了無數的窮人在世間痛苦掙扎,一顆心早就如同百鍊精鋼一般,堅不可摧,一切都以利益為上。

她作為朱陳第九的僕人,首先要為朱陳第九考慮的當然是朱陳第九的安全問題。

朱陳第九一聽,麵皮微微抽搐了一下,可是卻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龍婆的確是坑了林逸,可她的出發點,卻是為了自己好。

「龍婆,您說這丹藥是最近才煉製出來的?」

「傳聞煉製這一品丹藥,可是會產生天地異象的?可最近,整個仙域內,並沒有聽到有任何的異動啊?」

「不錯,我們這些人幾乎可以說是整個仙域內百分之九十的勢力了,我就不信,這仙域之內,還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眾人聞言,紛紛盯著龍婆激動的說道。

實在是一枚一品丹藥的價值太過恐怖,甚至它的價值都足以跟神器相媲美。

林逸一聽,瞳孔也抑制不住的微微一縮,眸子里浮現了一抹濃濃的殺機,龍婆的做法在他看來也的確有些過了,她可以證明這丹藥是真的,實在沒有必要說這東西是最近才煉製的。

「這是想要給老子找麻煩嗎?」

錘子大魔王 林逸不爽了,當即,盯著後背的一眾天才強者,冷冷的笑道:「今天是小九的生日宴會,我不希望有垃圾在這裡影響了大家的心情!」

話落。

林逸抬起手臂指向了徐童。

徐童一看,頓時勃然大怒,盯著林逸呵斥道:「林逸,你小子說什麼?是不是想死?」

「三個呼吸,三個呼吸,如果你不願意自己滾出兆龍殿,那麼,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林逸神情不屑的冷笑道,彷彿徐童在他的眼裡只是一堆他隨時都可以扔出去的垃圾一般。

「哈哈,林逸啊林逸,我在來之前就聽到有人說你狂妄,無知,老子還不信,不過現在倒是真的見識到了你的無知!就憑你?區區一個地仙之境的小子,也敢在這裡大放厥詞讓我滾蛋?」

徐童聞言,頓時怒極而笑,揚天哈哈的大笑了起來,而後,猛的看著朱陳第九抱拳笑道:「九公子,往年,咱們也會舉行一些比賽,印證一下年輕一輩強者中的實力,不如這樣好了,今天這第一戰,就從我開始,我要挑戰林逸!」

朱陳第九一聽,眉頭微微皺了一下,隨後用力的點了點頭,有些不自然的笑道:「既然這樣,那可以,不過點到即止!」

「三!」

林逸輕飄飄的聲音驟然在兆龍殿內響起。

徐童眼眸猛的一瞪,充滿了凜冽的殺機,實在是林逸欺人太甚,這完全是沒有把他放在眼裡的節奏啊!

「瑪德,裝神弄鬼,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小小的地仙之境有什麼了不起的!」徐童咬著槽牙,不屑的獰笑道。

兆龍殿內,數百名強者都下意識的後退開來,形成了一個包圍圈,都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林逸幾乎得罪了全場的人,自然沒有人想要見到他好,甚至,林逸被徐童弄死在這裡,對眾人來說,才是一件真正的好事兒呢。

下一秒。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