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奈若微吧?她是我的!識相點你就離她遠遠地!免得我們找你麻煩!”

夏天嘴角一勾:“她是你的?我怎麼沒聽說過?”

小錯有些不理解的看了看他,夏天是怎麼回事?以前他從來都不會管別人的閒事的,爲什麼今天非要因爲一個奈若微先是和這些人一起出來,現在又開始替她說話。 “何益哲,你不可理喻,我說了沒有就是沒有,你愛信不信。”顧然可生氣的一把進了臥室,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但是,卻發現,這個臥室裏存了他們兩個這一個多星期以來太多的回憶了。

她努力的平復自己的心情。都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可是現在這才登記了幾天的時間啊。

何益哲,你有病啊,衝我吼什麼吼。

只是冷靜下來之後,她開了門出去,卻發現客廳裏哪裏還有人的身影。淡淡的嘆息了一口氣。

他應該是出去了吧。

何益哲其實就是氣不過,男人總是希望自己的女人對自己是始終如一的,可是今日這事情看來,她好像對於這個女人卻確實一點都不瞭解。

不知道她的過去,唯一知道的就是她有一個前男友,還是一個劈腿的前男友。

羅彬趕來的時候,何益哲已經喝下了好幾杯烈酒。

“喲,今日你這是拋棄我家表妹,來這裏獨自尋歡了。”羅彬一臉笑意。

“別那麼多廢話,喝酒。”

“不過,你這是不對勁啊,你可從來不會這樣子喝酒啊。”他認識的何益哲,那可是向來謹慎到極致,從來不會失控,也不會外露什麼不好的情緒,一直以來,不熟悉他的人,永遠只會看到他那一張冷冰冰的臉。

當然熟悉他的人,才會知道,其實也就是一個犯二的小青年,不過晚上這情緒還真是覺得有些不對啊。

“喂,發生什麼事情了,這可不像你啊。”

“你說,女人是不是總是喜歡見異思遷。”

“喲,這天要下紅雨了啊,你怎麼會說出這樣子的話來,你可是何益哲啊,你不是向來都一副我很淡定的樣子嗎,難不成是在我表妹那裏受到了挫折,不過也要怪你,好端端的,那麼早登記做什麼。”

“今天不要和我說什麼表妹,也不要說什麼顧然可,我不想聽到這個女人的名字,來,喝酒。”

“李總,我已經調查出來了,顧小姐在一個星期之前已經登記

結婚了,而新郎是ZY的何益哲,也就是這個星期剛剛上任的總裁。何禹已經在一個星期之前將公司裏的事情全部轉交給了他,現在公司是他在掌權。”

“好的,我知道了,先下去吧。”

男人拿過資料,脣角淡淡的露出微笑。

但這個微笑其實是鋒芒的。

登記了。

他是來遲一步了嗎。

手下剛剛想要出去的時候,他卻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對了,幫我安排一場好戲。”

“是的,李總,我明白了。”

而這邊,何益哲和羅彬兩個大男人在喝下好幾瓶的威士忌以後,終於有點神志不清了。

那一夜,顧然可卻意外的失眠了,不過是何益哲沒有回來,不過是身邊沒有男人的體溫而已,她卻失眠了,她想嘗試撥打他的電話,但是卻還是猶豫不決的沒有打出去。

她以什麼立場,妻子的身份,她到現在還沒有適應過來,但如果不是這樣子,她根本沒有立場。

半夜裏,她睡的迷迷糊糊的,手機有震動,她一個驚醒,打開,拿着手機的手突然顫抖了一下。

上面是何益哲和一個女人躺在一起的畫面。

突然有些刺目。

他沒有回來,是因爲和別的女人在一起,這樣子**裸的照片,傻子都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苦笑了一番,顧然可,清醒一點吧,你們之間本來就沒有刻骨民心的愛不是嗎。

她關了手機,然後關燈睡覺,強迫自己不去想,但是腦子裏卻全是剛纔那一個畫面。

直到第二天。她頂着兩隻黑眼圈去上班的時候。

辦公室裏倒是一陣的熱鬧。

“你們知道嗎,我們的大老闆昨天剛來,今日就上頭條了,當然頭條是深夜酒吧買醉,挽着辣妹酒店開房。”

“有錢人的生活就是豪爽。”

“是啊,不過要是大老闆能夠看上我該多好。”

“你想多了,就你

。何總能看上嗎。”

顧然可淡定的放下揹包,然後開電腦,好像沒有把那些話當回事,或許她們怎麼也不會知道,此刻坐在這裏的她,那就是何益哲法律名義上的妻子,當然她沒有覺得這樣子的事情是光榮的。

她覺得至今爲止,何益哲做的最讓她心裏點贊的一件事情就是那天當着前同事尤晶晶的面,狠狠的讓她的面子得到了暴漲。

不過挺心酸的,他們不還是新婚嗎,怎麼就出軌了呢。而且還被拍了照片。

剛剛坐下,媽媽的電話就來了。

“可可,報紙上的事情是不是真的,你和哲哲是不是。”

“媽,我們挺好的,那是有人惡意的,我們沒事,不用擔心。”

她笑着解釋。有些事情沒有必要讓長輩擔心。

那一天,顧然可渾渾噩噩,何益哲卻一天沒有來公司,公司裏沸沸揚揚的,都在傳今日報紙上的這件事情,就是連上個洗手間都能聽見。

果然,不管是大公司還是小公司,八卦依舊存在。

當天晚上,她下班回去,沒有人,她悶悶的從冰箱裏拿了個蘋果出來,只是咬着卻不是滋味。

如果他們之間不是這樣子奇怪的關係,說不定,她今日會打電話過去問,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很顯然他們之間的關係,並沒有那麼熟絡到這種程度。

前幾天建立起來的良好關係,似乎也因爲昨天晚上開始一切都發生了改變。

她像個沒事人一般,該吃吃,該喝喝,只是在那天晚上何益哲出去以後,到今日已經是兩天了,他都沒有回來過。

如果不是何益哲的妹妹,打了電話來,她也不會知道,何益哲這兩天原來是住到了何家別墅去了。

“嫂子,你和哥哥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爲什麼哥哥回來住了,你不回來。你們是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那個,我們沒事,只是我這兩天有點事情,所以讓你哥哥回家去住了。我們兩個挺好的,沒有什麼事情,你不要擔心呢。”

(本章完) “你說謊!我姑……宋老師根本就沒找過你!”

“我可沒說宋老師找我了。”蘇芮涼涼地說。

“我說的是一個女生告訴我,宋老師找我,讓我去辦公室。”蘇芮聳聳肩,“很明顯,我是被人算計了。”

“你說有一個女生告訴你,宋老師讓你去辦公室,你有什麼證據嘛?”一直沒有說話的樑文峯突然開口問道。

蘇芮看向樑文峯,笑容愈發燦爛了,但是眼中卻冰冷刺骨,“證據?我知道她是誰算不算證據?”

蘇芮轉過頭,看向姚廣波,“校長,雖然我不知道她叫什麼,但是對她還有些印象的,考試的時候,她就坐在我的斜後桌,把她叫來對峙一下,就什麼都清楚了。”

姚廣波點頭,讓宋桂玲查一下,就將那個女生叫了過來。

那女生進來就一直低着頭,一副害怕的模樣。

蘇芮挑眉,那天她可沒這麼膽小。

別人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覺得這個女生舉得拘謹很正常。只有宋桂玲皺眉看着她。

宋桂玲一共教三個班級,分別是初三的一二三班,所以對於這個王倩,宋桂玲也是認識的,但是在她的印象中,王倩是一個開朗潑辣的女生,和眼前的這一位,一點也不搭邊,若不是相貌一樣,她都懷疑這個王倩是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王倩了。

“你就是初三二班的王倩?”

王倩點點頭,馬上又將頭低下了。

姚廣波皺着眉頭,“蘇芮,你看看是不是這個女生?”

蘇芮點點頭,“就是她。”隨後,她走到王倩的面前,“你還認識我嗎?”

王倩擡起頭看了一眼蘇芮,然後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我不認識你。”

“哦?你真的不認識我?”

王倩又搖搖頭。

“那你最近這段時間請過假嘛?”

旁人一頭霧水,不知道蘇芮爲什麼這麼問。

“蘇芮,王倩都說不認識你了!我看試卷就是你偷的!”宋巧萍尖利的聲音響起。

蘇芮瞟了一眼宋巧萍,眼中冰寒刺骨,輕而易舉就讓宋巧萍噤了聲。

“王倩同學,最近你請過假嘛?”蘇芮又問了一遍。

王倩搖搖頭,“我沒請過假。”

“蘇芮你還有什麼話可說!王倩根本就沒去給你傳過話!”宋巧萍記吃不記打,臉上得意之色盡顯。

旁邊的樑文峯一臉正氣,嘴角不可察覺的向上翹了一個弧度。

蘇芮坐回座位上,兩條修長的長腿上下相疊,紅脣輕啓,“她在說謊。”

王倩慌亂的遙遙頭,“我沒有……我沒有說謊。”

“蘇芮!你有什麼證據說王倩在說謊!”宋巧萍一臉得意的看着蘇芮。

“她說不認識我,她在說謊。”蘇芮掃了一眼王倩才繼續說道,“首先,前段時間到處在傳我的流言——”

蘇芮還沒說完,就被樑文峯打斷了。

“到處傳你的流言怎麼了,也許王倩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學習呢。”

蘇芮似笑非笑的看着樑文峯,“她的確可以兩耳不聞窗外事,但她要升旗吧,上週一升旗的時候,我跟許佳佳當場對峙,難道王倩同學被塞住耳朵了?什麼也沒聽到?”

樑文峯還想說什麼,蘇芮沒給他機會,“別跟我說她沒去升旗,咱們二中是有升旗考勤的,她去沒去,查一下就知道了。”

蘇芮看向王倩,笑顏如花,“你說是不是,王倩同學?”

王倩的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我……我那天肚子疼,升旗沒一會,查完考勤,我就偷偷的去衛生間了。對,我去衛生間了。”

蘇芮眉毛一挑,“那考試的時候呢?我記得你考試的時候可是坐在我的斜後桌,難道你沒見過我?”

“也許王倩同學一直在認真答題呢,沒見過你也是情有可原的吧。”樑文峯陰狠的目光一直盯着蘇芮,如果目光可以實質化,估計蘇芮已經被他凌遲處死了。

蘇芮突然開口,“王倩,樑文峯是不是在你左後桌?”

“不是!是在我右後桌——”當她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的時候,趕緊捂住嘴,但已經晚了。

蘇芮聳聳肩,“沒道理王倩同學連你在她右後桌都知道,卻不知道我在他斜前桌吧。”

樑文峯瞪了王倩一眼,轉過頭,看着蘇芮,“王倩一直暗戀我,所以會下意識的注意我,這沒什麼大不了的。”

“哦?是這樣?王倩同學?”

聽了樑文峯的話,王倩原本慘白的臉,一下子就紅了,她希冀的看着樑文峯。眼睛一閉。大聲說道,“是……我一直暗戀樑文峯,我喜歡他很久了!”

蘇芮挑眉看着樑文峯。樑文峯成爲焦點,她是喜聞樂見。

“咳咳,學生在校期間禁止談戀愛!王倩,念在你是初犯,情節不算嚴重,給予你記名處分,下周一在校會上通告。”

姚廣波瞪了一眼樑文峯,既然要巴結蘇芮,這樑文峯肯定不能留了。

樑文峯一直關注着蘇芮,所以並沒有發現姚廣波的眼神。

“哼,沒想到二中不僅在五校聯賽上作弊,早戀問題也很眼中嘛。”三角眼被衆人冷落了一會,終於又出來蹦躂了。

不過卻沒人理會他,早戀怎麼了,這種事是杜絕不了的,哪個學校沒有幾個早戀的啊。

宋巧萍氣惱的看了一眼王倩,居然敢在大庭廣衆之下對樑文峯表白?!實在是太沒眼力見了!

“王倩認不認識你跟你偷試卷又沒有關係!”

“的確沒什麼關係。不過……”

蘇芮不知從哪裏掏出來一個精巧的白色手機,在她的手中,來回旋轉,“那天我正好錄了音,不如就放出來讓大家聽聽好了。”

王倩臉上有一瞬間的慌亂,但很快就就被她壓下去了,她低下頭,讓人看不清她的表情,但緊緊攥住衣服下襬的手,卻透露了她緊張的心情。

樑文峯臉色微變,盯着蘇芮手中的手機看,他沒想到蘇芮居然有手機!而且還錄下了王倩的聲音!要知道他家算有錢了,但也只是他把有一部手機,還是那種磚頭一樣的大哥大!可是蘇芮手裏拿的卻是一部如此小巧的手機!蘇芮她到底是什麼人!

蘇芮按了幾個鍵,手機裏傳來沙沙聲,沒過多久,就傳來一道不甚真切的女聲。

“蘇芮——”

“有什麼事?”

“蘇芮,你們班宋老師找你。在,在辦公室等你呢!”

“哦,謝謝你。我這就過去。”

“不,不用謝,你快去吧,不要讓老師等急了。”

……

王倩的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這……這不是我……”

蘇芮手裏把玩着手機,臉上掛着笑容看,心裏卻微微嘆氣,這個時候的手機實在是太落伍了,錄音的音質這麼不好,都失真了,不過還好,最少能讓人聽出這是王倩的聲音。

“王倩同學,既然你說你沒見過我,那這個錄音又怎麼解釋?”

“誰知道這裏面說話的是不是王倩啊,也許是你知道這件事瞞不住了,就找個人替你錄了一個呢。”宋巧萍出言反駁道。

“是不是找人錄得,你們繼續聽下去就知道了。”蘇芮又按了一下,手機中傳來一陣陣走路聲。隨後就傳來肖小小的聲音。

“芮芮!”

“我以爲我們就算早的了,沒想到你比我們更早。”

“對啊,蘇芮,你來的好早哦,是不是來複習的?期中考試實在是太難了。”

“我正要和小小一起找一個地方複習呢,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你和樑文峯之間的賭注……哎,多複習一些,也多一些勝算。”

“不了,我還有事。你們去複習吧。”

“芮芮,你要去哪,還是跟我們一起去複習吧,你也不要太擔心了,盡力就好了。”

“別怕,我不會輸的。”

“好了,宋老師叫我去找她呢,我先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