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當!

一陣聲響席捲了整個辦公室,原來是鄭小鋒走的時候踢到了一個垃圾桶。

在後面目睹這一切的馮陽光無奈的拍了一下腦門,哦豁,這下可是懸了,指不定可能被抓回去。

他繼續注視着場裏的變化,實在不行自己出去救一下場,反正他現在已經是戴罪之身了,再來一個也不嫌多。


這下把辦公室所有人吸引了過去,所有人都看着陳國榮他們兩人,整個辦公室像是按了暫停鍵一樣。

“壞了壞了!這下壞了!”陳國榮在內心深處大喊道,臉上滿是大寫的尷尬。

旁邊的鄭小鋒也是一臉尷尬,他也沒有料到會這樣。

愣在原地的陳國榮倆人都以爲他們要涼涼的時候,三秒之後奇蹟發生了,所有人都像看不見他們倆人一樣,繼續去忙各自的事情。

陳國榮跟鄭小鋒對視了一眼,連忙朝一旁的走廊跑去,根本沒有人跟他們倆人。

就連後面的馮陽光都瞪大了眼睛,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我丟?!還有這種操作?”

馮陽光還搞笑的用手在眼睛上擦了擦,以此來確認他沒有眼花。

看着兩人走遠的背影,馮陽光連忙跟了上去,他可不能掉隊了。

追出一段距離,在拐角的時候他終於追上,。

“等等我啊!你們倆!”

倆人這才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馮陽光。

走進之後馮陽光盯着倆人想要把兩人看出花來,忍不住好奇道“你們剛剛是怎麼回事,他們就好像看不到你們兩人一樣。”

陳國榮攤了攤手滿臉都是無奈的樣子,道“我們也不知道,管那麼多幹嘛至少我們過來了!現在趕到門口去就好。”


出奇的是馮陽光並沒有回答陳國榮的話,反而是直愣愣的盯着他,盯到他有些發毛。

陳國榮難免心裏有些奇怪,道“陽光!你這麼聽着我幹嘛?”

馮陽光並沒有回答,而是繼續盯着他。


一旁的鄭小鋒捂住臉,有些無奈的拍了拍陳國榮的肩膀,隨後伸手指了指陳國榮身後。

陳國榮有些疑惑的回過頭去,看到一個讓他最不想遇到的人。

哦豁,一時間四目相對,整片空間瞬間凝結一樣,盡顯尷尬。

沒錯來人正是於長官,長着一塊國字臉,不言苟笑,往那一站就知道他不一般,一眼就看的出他是警員。

他可是陳國榮的死對頭,聽鄭小鋒說他們兩個之前下了賭鬥的,比誰先抓到這次的劫匪,輸了的人後果很嚴重,要退出整個警壇,後半生不能從事這個行業。

馮陽光第一次認識於長官就是在資料上,他就是戴長官所說讓他選的那個人之一,也是戴長官強推的人。

這時對面的戴長官懂了,緩緩的擡起手朝西裝內部伸去。

馮陽光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時準備掏槍的姿勢,香江警察並不像大陸一樣。

大陸警察都是把手槍挎在腰上,把包露在外面,而香江則是把槍放在衣服裏面,這個原因馮陽光至今沒明白這是爲什麼。

馮陽光看到這手中突然一閃,憑空出現一塊石頭,只要這於長官用槍逼着他們回去,那麼馮陽光會直接出手打掉對方的手槍,然後在制服對方。

沒想到以外的一幕再次出現了,於長官從腰間掏出手槍,並沒有對着三人,反而是隨手放在了一旁的櫃子上。

到此還沒有完,只見於長官再次從口袋中掏出一個手槍彈、夾擺在桌上,緩步跟陳國榮擦身而過。

“記得事後把我的槍還給我!”

於長官來到馮陽光面前,拍了拍馮陽光的肩膀說道“之前我就很欣賞你小子,可惜你選擇了陳長官,他也很不錯,你們加油,抓住這羣雜碎!” 於長官說完繼續擡腳朝遠處走去。

馮陽光他們目送於長官離開,三人轉身朝警局門口跑去,在路上已經消耗很多時間了,速度必須快一點。

不過這一刻馮陽光好像明白了於長官的用意,之前的賭鬥在他心裏,相比於警局的面子算個屁。

這羣雜碎這次能夠在警察局搞炸、彈襲擊,那下次還不知道會不會做出更加瘋狂的舉動,恐怕到時候更加目中無人。

至於於長官他也不笨,知道這羣人恐怕就是朝着警察來的,所以還不如讓陳長官他們三個放手一搏。

不過話說回來,之前馮陽光並沒有瞭解過於長官,但這次之後馮陽光打心底裏尊敬於長官,不爲其他,就單單是人品折服。

於長官這一手不可爲不高尚,他也是鋌而走險,心實在是太大了,居然把他自己的配槍給了陳國榮。

可以想象他是有多相信陳國榮,要是如果陳國榮這次開槍打傷了或者打死路人,到時候追責,於長官也得負責任。

要知道他們前一秒還是死對頭,後一秒就變成了同一戰線的隊友,變得些太快了一點,快到馮陽光都有些驚訝。

恐怕就只有他們兩個在警壇上征戰那麼多年的人才懂這種感覺吧,彼此都有些心心相惜。

……

此刻馮陽光他們已經趕來到地下停車場,並沒有前往警察局大門口,那樣有些太過招搖。

“這裏!這裏!”三人剛出電梯,眼前全是黑茫茫一片,三人還沒有看看清周圍。

在不遠處車位裏的越野車打開了車窗,朝他們三人招了招手,正是莎莎。

“走!”陳國榮大手一揮,帶着兩個人朝越野車跑去。

嗡~

所有人上車坐好之後,莎莎一腳油門車子竄了出去,直接從暗黑的地下停車中衝了出去,行駛到大道上。

別說雖然開車的是女孩子,車技還不錯,至少不是女司機,馬路殺手。

“我們現在去哪?”坐在前排的陳國榮好奇道。

後排的馮陽光他們兩個也很好奇,盯着正在開車的莎莎。

莎莎保持住姿勢,開口道“我們現在去一個高手雲集的網吧。”

“我剛剛召集很多了遊戲高手,他們已經在打着那個遊戲,相信我們到的時候就會有結果了。”

三人聽到她說的都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不過這時馮陽光心中的疑問又來了。

“我很好奇啊,你們確認的嫌疑人都是誰?我還不知道呢!”

“是這樣的…”鄭小鋒給馮陽光科普了一下。

原來這些犯罪分子居然都是香江的名貴子弟,都是非富即貴的人,不是億萬富翁的兒子,那就是某個警司高官的兒子。

聽到這馮陽光簡直是一臉懵逼,滿臉震驚,一句話脫口而出。

“貴圈真亂!這些人都是吃飽了撐得慌嗎?正是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飢,生在福中不知福啊。”

馮陽光嘴裏的金句一句一句往外冒,如果讓他生在這種家庭,不用說他肯定會奮發圖強,指不定一浪高過一浪。

鄭小鋒聽到馮陽光的話,臉上瞬間露出笑容,一副你懂我的表情。

他拍着馮陽光肩膀緩緩開口道“我第一次聽到也跟你反應一樣,也覺得這些人瘋了,有好好的日子不過,非得搞事情,我想不通啊。”

前排的陳國榮和莎莎臉上也是露出了笑容來。

……

很快一行人進到一個屋子裏,從外面看就是一個普通等我網吧,一進門整個屋子全都是人,異常嘈雜。

而且看樣子所有人都認識莎莎,紛紛向她打招呼,這讓馮陽光有些驚訝,要知道整個屋子最起碼有一百多人,可見莎莎的本事,恐怕也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有人看到馮陽光他們見到屋裏,連忙朝他們揮手。

“莎莎這邊!這邊!”

莎莎帶着四人朝對方走過去,莎莎邊走邊介紹向所有人介紹到。

“這些匪徒把陳警官他們的案件做成遊戲發到遊戲網上,可見他們的目中無人,以他們的這種態度,絕對會在關卡結束以後留線索。”

此話一出,三人贊同的點了點頭,以對方那麼狂妄自大的態度,還真有可能,而且他們現在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只能孤注一擲。

馮陽光看了一眼,他們打的遊戲有點像是他穿越之前的CS一個射擊類的遊戲,但這個是單機的,而且難度異常高。

可惜他從始至終都是一個遊戲菜雞,連王者農藥都沒有上過王者,要不然還真可以上去試試,而不是隻能在這乾站着什麼都做不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還是沒有傳出收穫的消息,四個人臉色越來越陰沉,不斷的看向四周但並沒有人通過。

這下時間越長他們的同僚收到的傷害也就越大,甚至於失去生命。

“蕪湖!我通關了!我做到了!”

人羣中,一個人站在椅子上,擡着雙手激動的高呼着。

原本嘈雜的屋內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向那個人,一時間屋內都是興奮的驚叫聲。

馮陽光他們四個人臉上也滿是喜色,連忙跑向那個人所在的位置,四人同一時間看向屏幕,屏幕上顯示出一句話來。

“港資銀行!”

“這個銀行在會展中心,幸好那個地方離我們不遠。”陳國榮嘴上說着話鋒一轉,看向坐在電腦前的莎莎道“莎莎!拜託你一件事,攔截住打給警察局的電話,相信你那麼聰明肯定懂我的意思。”

“瞭解!馬上就弄,你們三個也注意安全。”

莎莎在座位上頭也不回的比了一個OK的手勢,然後開始在電腦上操作起來,乍一看她還真有一副黑客樣。

三人對視了一眼,擡腳從網吧裏衝了出去,徑直朝不遠處的會展中心跑去。

三人的速度並不慢,幾分鐘之後就跑到離會展中心不遠處的一條街上,陳國榮拿起一旁往海面的望遠鏡看向會展中心的最高層。

而一旁的馮陽光也打開了鷹眼,不斷在會展中心最高層觀察起來。 “果然在!”

馮陽光在最高層的玻璃邊看到了幾道持槍的身影,看樣子十有八九就是四個劫匪,沒想到他們緊趕慢趕還是來晚一步。

陳國榮望了一會之後,隨後低聲向旁邊的兩人說道“對方全都在裏面,就在頂樓。”

聽到這鄭小鋒瞬間有些激動,有些手足無措。


畢竟他見過這羣人的殘忍的手段,心裏激動是在所難免難免的。

他可是個普通公民,並不是警員,不過他想到了一個辦法,一個兩全其美之策。

“陽光!把你手機借我用一下!”鄭小鋒伸出手面對着馮陽光,催促道。

馮陽光雖然心裏有些疑惑,不知道鄭小鋒要幹嘛,但他還是從口袋中掏出手機,解開鎖遞給了鄭小鋒。

一旁的陳國榮是滿臉好奇的看着鄭小鋒,不知道他要搞什麼幺蛾子。

鄭小鋒邊在屏幕上點擊,邊開口道“我打算給他們找點樂子,你們說如果他們父母過來看到他們兒子這樣會不會心態爆炸?指不定到時候他們主動放棄抵抗。”

聽到這馮陽光和陳國榮瞬間明白了,這妥妥的攻心計,夠陰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