瘦馬胖驢在殺手界也是名聲顯赫,瘦馬被人奉爲神狙手,胖驢則被人奉爲神槍手,兩人都是熱武器方面的專家,任何武器都能自己製造,或是購買武器,從新加工,提高武器的性能。

此時,瘦馬正在組裝的mu型***,就是經過他們從新加工改造的***,性能比普通mu***提高5%,無論是準確度還是,威力都得到大大的提升。

十秒過後。

一挺重十斤的mu型***從瘦馬手中組裝成功。

“嘿嘿,成了,你看我的吧!”

瘦馬嬉笑一聲,把***架在樓頂護欄上,眼睛盯着瞄準境注視着葉東的一舉一動,找機會一擊斃命。

……

葛靈兒辦公室。

林蓉蓉和葉東聊了一會,被葉東調侃了幾句,羞澀的轉身準備去葛靈兒那,不和葉東這個三句話離不開女人的色胚鬥嘴。

就在林蓉蓉轉身離開那一剎那,對面江南大廈上瘦馬立即扣動扳機,一顆狙擊彈化爲一道流光急速往葉東腦袋射去。

就在這時,林蓉蓉突然停住腳步,轉身去拿落在葉東桌上的文件。

嘭!辦公室的防彈落地窗忽然變得粉碎。

“危險!”

葉東縱身一躍,躍過辦公桌,抱住林蓉蓉往旁邊滾去。

可惜,終究還是晚了一步,狙擊彈射穿林蓉蓉胸口,接着射進葉東胸口,夾在葉東胸部肌肉之中,不得寸進。

一擊失利,江南大廈樓頂的瘦馬胖驢立即收拾東西逃離現場。

做殺手都是這樣,不管成功失敗,一擊之後,都要迅速離開現場,失敗的話,只能下次在找機會。

視線回到葛靈兒辦公室中。

葉東抱着林蓉蓉找到安全地方,然後迅速撕開她胸口的衣物,只見林蓉蓉渾圓的左乳上面多了個洞,小拇指般大小的洞眼,從後背到前胸形成空洞,受傷非常嚴重,血流不止,雪白的乳/房上面全是鮮紅鮮紅的血液,讓人看着觸目驚心。

在葉東給林蓉蓉處理傷口時,葛靈兒快速來到葉東身邊,當她看到林蓉蓉胸口那個洞眼時,眼淚情不自禁流了出來,非常擔心她的安危。

這個時候,葛靈兒還真希望是葉東受傷,因爲葉東是先天九陽之體,被狙擊彈打中,沒有生命危險,而林蓉蓉卻不同,她中了這一槍,隨時有可能死亡。

葛靈兒和林蓉蓉有着深厚友誼,她真的不想林蓉蓉出事。

現在她看着葉東臉上的焦慮,擔憂之心更加濃了。

“師弟,蓉蓉不會有事吧?”

“很危險,狙擊彈直接穿透她身體,而且還把她心臟擦破了,目前我已經給她止住血,但還沒度過危險期,而且現在不能移動她,如果移動的話,會再次大出血,情況很不妙啊!”

щшш ▪тт κan ▪C ○

葉東非常無奈和焦慮,林蓉蓉是因爲他而出事,所以葉東不允許她死,不然葉東會自責一輩子,可是現在他也無能爲力啊!

除非有個修真高人相助!

想到這,葉東立即看向葛靈兒,像是找到救命稻草一樣,飛快說道:“靈兒,趕緊讓你爺爺過來一趟,或許他有辦法救治蓉蓉,快呀!”

“啊、哦、好”

剛纔由於心急,葛靈兒一下子也沒有往這方面想,現在經葉東提醒,立即跑回辦公桌上拿起手機撥打她別墅的電話通知她爺爺。

至於葉東,則走進辦公室衛生間,弄了條溼毛巾,把林蓉蓉傷口周圍的血給輕輕擦掉,然後把他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蓋住林蓉蓉的胸口。

這時,葛靈兒也走了過來,說道:“爺爺和小姨,已經趕過來了。”

“嗯,那我就放心了,師姐,你在這照顧蓉蓉,我去找暗殺我的殺手,我一定要讓他們碎屍萬段。”

葉東非常肯定,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暗殺,因爲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而且這件事必然和葛青峯有關,絕對錯不了。

原本葉東打算晚點在對付葛青峯,但他接二連三找自己麻煩,葉東要是再不出手的話,那不成了軟蛋了嗎?

“小心,師弟。”

葛靈兒看着怒氣衝衝離去的葉東,非常擔心,今天暗殺葉東的人,可是用的熱武器,而且還是威力奇大的***,連防彈玻璃都能打穿,打穿防彈玻璃後居然還能打穿人體,接着打在葉東身上,給葉東照成一點點傷害。

如果這顆狙擊彈沒有經過防彈玻璃,沒有打到林蓉蓉,而是直接打在葉東身上,那葉東會不會成爲現在的林蓉蓉?

……

葉東光着膀子,從電梯一臉怒色走出來,旁人見到紛紛側身讓路。

葉東光着膀子沒什麼,大熱天很多人都這樣,只是在葉東胸口居然有顆子彈,而且胸口出還有鮮紅色的血液,這就讓害怕了。

在衆人詫異的眼光中,葉東走出葛氏大廈,這才發現他自己的傷口還沒有處理,隨即伸出把夾在胸肌中的狙擊彈給拔了出來,原本已經止住流血,因子彈離體,引動傷口再次冒出鮮/血。

葉東把傷口處的血擦拭掉,然後便走在大街上,他光膀子的樣子,立即引起路人側目,大多數爲女性,因爲葉東胸前的八塊結實肌肉,非常吸引女性。

可是葉東行走匆忙,幾乎可以說是在跑,眨眼間便消失在人羣之中。

兩分鐘後。

葉東來到江南大廈後門出口,此時他正在判斷,狙擊手暗殺失敗會從那條路離開,剛剛葉東在從葛氏大廈來到這裏,估算了一下這其中的距離,約有2500米左右,這麼遠的距離,狙擊手還能如此精確打中葉東所在位置,此人***法必定非常厲害。

有這樣手段的人,據葉東所知,在地下世界,不出三個,其中一個已經去世,還剩下兩個,一人是被人譽爲神狙手的瘦馬,這是一個後起之秀,另一個則是被所有狙擊手奉爲神話的狙擊之父:獨眼狙王。

獨眼狙王已經隱退江湖五年,淡出地下世界。

那麼今天獵殺葉東的人,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神狙手瘦馬。


然而,葉東並不知道,瘦馬和胖驢兩人並沒有逃離,而且來到江南大廈後面某處制高點,等待葉東的到來,準備再次狙殺葉東。

此時,瘦馬正透過瞄準鏡在盯着葉東,而葉東所在位置在一個偏角落的地方,時隱時現,瘦馬擊殺葉東的把握不是很大,只要葉東完全暴露在他的瞄準鏡中,他會毫不猶豫扣動扳機。

“哼,居然還沒走!這回,看你們怎麼死。”

葉東那種危機感再次出現,隨即用眼角的餘光掃射周圍,猜測瘦馬大概會在什麼地方,然後找出他,替林蓉蓉報仇。

“不對勁啊,然道被他發現了。”

瘦馬見葉東遲遲不走出那個角落,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他的預感一般很準,一般不會輕易出現,一出現必然出事。

上一次瘦馬出現這種不要預感,是兩個月前,他和胖驢喝醉酒時,兩人在一間酒店房間,那種不好預感是在他熟睡前那一秒出現過,他一覺睡到天亮,第二天醒來,發現他的底褲被人褪至腳跟處,而原本該躺在另一張牀上的胖驢,卻睡到他身邊,加上他肛菊/花處時不時傳來一陣陣疼痛感。那一刻,瘦馬快瘋了,因爲終於知道睡前那不好的預感出自哪裏……

可今天不好的預感,卻不是那種輕微的預感,而是非常濃郁的不安,好像他們隨時會出大事一樣。

想到這,瘦馬立即把手中的***給拆卸,快速裝進黑色長形箱子裏。

“瘦馬,怎麼回事,慌慌張張的。”胖驢問道。

“快走,我們被人盯上了。” “什麼,我們被人盯上了,那還不快走!”

胖驢非常怕死,特別是對於未知的危險非常害怕,現在這種情況就是,他和瘦馬在一起多年,還是第一次見瘦馬這麼慌張,他的心也不由開始緊張起來。

待瘦馬把***裝進箱子,兩人立即離開這裏。

來到大街上,瘦馬心中不安感覺越來越強盛,於是由小走改爲慢跑,穿梭在人羣之間。

隨着他們越走越遠,不安感不僅沒有消失,反而越演越烈,直接在挑戰瘦馬的心裏防線。

兩人一直在人多的地方行走,前面出現一座大型商場,瘦馬和胖驢兩人了進去。


一直跟着瘦馬和胖驢的葉東,嘴角勾出一絲弧度,露出猙獰的笑容,隨即跟了進去。

玩跟蹤和反跟蹤,葉東可是行家的中的行家,今天無論瘦馬和胖驢兩人走到哪裏,葉東都能找到他們,今天他們必死無疑!

如果瘦馬和胖驢兩人在開了第一槍立即逃逸,或許還能多活幾天,錯就錯在,他們聰明反被聰明誤,居然料定葉東會去尋找證據,想再一次狙擊葉東,有了這個想法,他們兩人就註定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進入商城,葉東四處看了一眼,然後便走上自動電梯,來到二樓。

這時,躲在一間店鋪中的瘦馬和胖驢兩人溜了出來,得意的走出商場。

可是,他們前腳剛出商場,葉東後腳也跟了出來。原本葉東是光着膀子,現在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花色短袖,身上的氣息控制住內斂,慢慢悠悠的跟着瘦馬和胖驢兩人身後。

葉東打算在一個人少的地方動手,現在這裏位於市中心,人來人往的很多,動手殺人,肯定會照成恐慌,雖然葉東是上校,但在大庭廣衆之下殺人,就算將軍也不敢肆意妄爲啊!

瘦馬爲人謹慎,一直帶着胖驢兩人往人多的地方行走,在沒有完全確認安全時,他們不敢回酒店。

兜兜轉轉,一走一個多小時。

這時,瘦馬和胖驢兩人轉身走進一條小巷,準備繞路回酒店。

很快兩人走進小巷深處,這時瘦馬心中那種不安感,驟然出現,並且急速上升,在轉身回頭那一刻,一個沙包那麼大的拳頭,直直朝着他面龐襲去。

“砰!”瘦馬被葉東一拳打飛撞在牆壁上,在飛撞的同時,他的鼻血也噴出一條優美的弧線,然後灑落在地,昏厥過去。

“艹尼瑪,敢打我兄弟。”

胖驢反應迅速,眨眼間拿出兩把黝黑手槍,正準備對準葉東,一直穿着拖鞋的大腳猛然和他六個月大的肚子來了個親密接觸,他整個瞬間往後倒飛,直飛十幾米開外撞在垃圾桶上,這才停了下來。

葉東出手很狠,胖驢捱了葉東那一腳,直接昏厥過去。

以葉東全力的攻擊,築基中期修者都要退避三舍,瘦馬和胖驢兩人,除了在熱武器方面是頂尖高手,在武力上也就相當於一個特種兵實力,所以,他們惹怒了葉東,就註定看不見明天的太陽。

……

葉東殺死瘦馬和胖驢兩人,便折回葛氏大廈,他心裏非常掛念林蓉蓉的安危,不知道葛江山能不能救治林蓉蓉。

雖說金丹修者想要救一個隨時斷氣的人,不是什麼難事,但就怕救治林蓉蓉所需代價太大,葛江山甩手不救,這是葉東最擔心的地方,比較林蓉蓉和葛江山非親非故,要不是葛靈兒這層關係,葛江山和林蓉蓉只不過是陌生人而已。


回葛氏的路上,葉東心裏一面擔心林蓉蓉,另一面則在擔心他身邊的其他人,從瘦馬和胖驢今天的狙殺,葉東非常清楚他們爲什麼而來。

肯定是有人在地下唯一的懸賞網站,發佈了懸賞任務,這才找來殺手暗殺葉東。想要擺平這事,第一就是讓控制懸賞網站的勢力撤銷懸賞任務,不然葉東將會麻煩不斷。

可是,控制這個懸賞網站的勢力,據說很龐大,沒人知道是誰在控制,葉東無法下手。

那麼只剩下最後一個辦法,就是找出發佈懸賞任務的人。

這個人,葉東已經猜的八九不離十,必定是葛青峯,只要殺了葛青峯,這個懸賞任務就會撤銷,因爲他死了,那任務的懸賞金沒人支付,雖然懸賞金是在發佈任務時就匯入懸賞網站,但最後支付還需要發佈懸賞的人在懸賞任務上按下支付鍵,這樣纔算正式完成一個懸賞任務。

二十分鐘左右,葉東回到葛靈兒辦公室。

此時,在休息室,林蓉蓉已經安靜入睡,葛靈兒和葛蘭坐在牀邊陪着她。

葛江山老爺子則坐在一旁打坐,恢復失去的靈力。

葉東輕輕走進休息室,來到靈兒身邊,輕聲問道:“蓉蓉,她還好吧?”

“噓,出去再說。”

葛靈兒起身走出休息室,葉東立即跟了出去。

兩人來到葛靈兒辦公桌前,面對面相視,葉東從葛靈兒臉上,看出她的擔憂,情況肯定不妙啊!

沉默幾秒,葛靈兒開口道:“蓉蓉的命是保住了,但她的左手將會陷入癱瘓,因爲那顆狙擊彈背後穿透蓉蓉的左乳,把她左肩的多根主要經脈給打斷,爺爺花費大量靈力,讓蓉蓉傷口從新長出新肉,但爺爺卻沒有辦法修復經脈,我現在非常擔心蓉蓉醒來得知她左手失去功能,會受不了!”

“難道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葉東問道,他內心一片自責,一個花季少女,就這麼殘廢一隻手,真的很可惜,也很難讓人接受。

“有是有,不過很難辦到!爺爺剛纔說過,除非找到【斷續丹】,有斷續丹就算手沒了,也能一夜之間長出來,不過斷續丹,百年曾出現過,近百年了無蹤跡,年輕一輩的修者根本就不知道還有這種神丹。”說着,葛靈兒嘆了聲氣:“可憐的蓉蓉,今後只能獨臂生活,真爲她擔憂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