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武者紛紛議論道,就連冥王也忍不住看了凌浩一眼,只不過現在的凌浩變化頗大,以至於他也認不出來凌浩是誰,

戰鬥在繼續,那旋風腿雖然沒輸但也差不多了,幽魂之風帶著奇特的風壓將那人直接絞碎,讓那人魂飛魄散消失在天地間,


凌浩的戰鬥快速令人咂舌,不過在凌浩戰鬥結束后還有更強大者也是幾經出現,每一個都擁有天聖境六重以上的翼勢力,都是深不可測,甚至有些人的氣息甚至隱隱間有突破天聖境的味道,讓人心中懸著一塊石頭,

戰鬥迅速,很快有剩下了三十二名選手因為之前有人運氣不好抽中了極為晦氣的「淘汰簽」所以現在便剩下了三十二人,不過雖然只剩下三十二人但是這些人實力卻是極為強大,

他們每個人包括凌浩都擁有天聖境七重以上的實力,有些速度極快,有些力量極強,甚至其中有人的境界高的可怕,還有些人他們更是擁有詭異的寶物,實在令人想不到接下來誰會戰鬥到底,

極為警惕的凌浩,這次迎來了抽籤,由於「淘汰簽」不抽走,所以他現在也是毫無顧慮,上去一抽便是抽到一了天聖境八重之人,

被抽中之人見自己看不透凌浩境界,也是面色凝重,帶著那全身上下不得不讓人畏懼的力量走上了會場擂台,

「戰鬥之前我可以先問問你的名字嗎,」那壯碩之人望著凌浩問道,

凌浩一笑,道:「我叫凌浩,你叫什麼,」

見凌浩竟沒有流露出任何高傲之氣,那人心中略有讚歎,也是面帶笑容的說道:「我叫『裂石』你也可以叫我大石頭,我全身上下堅硬如鐵石,不動如山,你可要小心了,」

話落,那裂石便瞬間消失,天聖境八重的速度確實是地聖境所不能匹敵的,就算是凌浩也是大吃一驚,絢麗意志力量化為風之意志剎那間讓他躲開了裂石的攻擊,

不過裂石卻是再度追擊,猶如一顆巨大的隕石般帶著無與倫比的力量向著凌浩砸來,凌浩卻不和他正面相鬥,他知道裂石此人的力量之可怕,之前的裂石與別人的戰鬥他看過,此人可以憑藉力量捏死一個天聖境六重的武者,力量之大可以說是神力也不算過,

「速度我比你快,你再怎麼追也是徒勞,」凌浩沖著裂石喊道,

裂石一聲冷笑,望著凌浩雙眼充滿戰意,似乎是不擊中凌浩決不罷休,強大的力量在一剎那間陡然爆發,猶如火山爆發般突然間讓裂石擁有了驚人的速度,

瞳孔驟然緊縮,凌浩突然感覺背後一寒,裂石的強大力量卻已經落在了凌浩的脊梁骨上,一陣斷裂的聲音響起,讓周圍的眾多武者驚出一身冷汗,

「速度我確實不如你,但是一瞬間的爆發卻可以讓我擁有超越你的速度,你敗了,」裂石和凌浩相繼落在擂台上,周圍的武者也是寂靜下來看著擂台一動不動,

半響,擂台上凌浩才再度站起,說實話裂石的力量卻是恐怖但是卻也沒有一擊就能讓他殘廢的地步,況且凌浩入境修鍊體融,論身體堅韌程度絕對不亞於武王境甚至武皇境強者,

見凌浩竟然毫髮無損,裂石一陣震驚,心中也是仔細的分析起剛才的種種狀況,按道理剛才他突然爆發的力量是已經無限接近天聖境巔峰的力量甚至猶有過之,可是就是這樣的爆發卻沒有給凌浩造成大的傷害,這也是巧合嗎,

「他……他的肉體是怎麼修鍊的,冥界不是沒有修鍊肉體的武學嗎,」裂石滿臉震驚之色,確實在冥界的靈魂體們只有鍛造肉體之法卻沒有修鍊肉體的武學,所以凌浩的肉體擁有如此強韌的程度,讓許多冥界武者也是大吃一驚,

「這小子……他的肉體是怎麼鍛造的,這樣厲害,」那坐在冥王身旁,擁有肉體的老者上下打量著凌浩的身體,似是要將凌浩看穿,

不過這些凌浩卻不為所知,對裂石說道:「剛才的速度卻是讓我下了一跳呢,不過我沒工夫和你在玩了,還是結束吧,」

還來不及裂石反應,突然一道強烈的雷鳴穿透雲霄,陰陽玄冥雷帶著極其可怕的速度與力量,電光火石之間將裂石的胸膛穿透,一瞬間裂石的肉體逐步瓦解,緊接著是他的靈魂,在陰陽玄冥雷之下,任何存在於陰陽之中的東西都會消亡,

裂石難以置信的眼神讓周圍的武者產生了強烈的共鳴,他們甚至都沒有看清楚剛才凌浩是怎麼發動攻擊的,只是一道光穿透了裂石的胸口,裂石便魂飛魄散,

周圍的武者都倒吸一口涼氣,冥王和眾多冥界強者似乎看到了什麼但卻不敢確定只好藏在心底,剛才的光芒他們也沒有看清楚是什麼東西,只是有一種毀滅般的感覺要將他們吞沒一般,

戰鬥結束,凌浩勝出,而下一場也是一場極為激烈的戰鬥,勝利者是一個黃毛,一頭黃色的頭髮也是充滿喜感,讓人忍俊不止,

————————————————————————————————————————————————————– “吼、吼!!”

見到妖獸狼族頭領這般樣子後,妖獸虎子第一個衝着妖獸狼族頭領發起了一陣怒吼聲,然而妖獸狼族頭領並沒有因爲妖獸虎子的怒吼、變得對蕭青山恭敬起來,依舊是倔強不屈地高昂着腦袋。

“雖然我自己對於這些妖獸稱呼我‘尊者’從沒有放在心上什麼的,但是看這樣子、這妖獸狼族頭領是有問題,但是我怎麼就記不起來我和它有過結怨呢?”蕭青山沒有理會妖獸虎子對着狼族頭領所作出的動作,獨自在心中想到。

“吱吱呀、吱吱呀!!”紫色噬金鼠這時突然變得暴躁起來,衝着妖獸狼族頭領就是一個勁兒的猛叫,同時在腦海中說道:

“虎王、我這才發現你手下的這個狼族頭領是那麼地方不知好歹!竟然敢這樣無視、無禮與尊者!要我說直接把這個狼族頭領殺了,省得看着生氣!”

妖獸虎子卻是猶猶豫豫地籌措了片刻,彷彿是終於下了什麼決心一般,終於邁着顯得頗爲沉重的步子,向着妖獸狼族頭領走去。

這時候,突然回過來神的蕭青山,見妖獸虎子這般動作後,頓時有些氣惱的出聲喝道:“停下!虎子你這是在幹什麼?!還有你小紫也別躲着,給我過來!”

停下來的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聽出蕭青山語氣中的那股怒意,也不敢答話,只是老老實實地站在他的身旁,靜等蕭青山的訓話。

“我說你倆是想幹什麼啊? 羊駝飼養手冊 ?!”蕭青山顯得頗爲氣憤的再次吼道:“虎子、小紫,你們雖然不是那妖獸九尾蛇、但是你倆現在這般的濫殺無辜和妖獸九尾蛇的做法又有什麼區別呢?!”

這時妖獸虎子囁嚅地在腦海中說道:“尊者、你是知道虎子我的,要是虎子我真的想殺它,那麼它現在早就成一灘爛泥了。”

紫色噬金鼠也是緊跟着說道:“尊者、您是知道我的,要是小紫我想殺它,那麼現在的它早就是一堆白骨了。”

蕭青山沒一臉好氣得看着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沉聲道:“好啊、你倆還給我耍起嘴來是不是?那麼剛纔我看你倆怎麼還一副要殺了狼族頭領的樣子啊?!”

稍微頓了頓,蕭青山接着說道:“雖然我也是不知道,這個狼族頭領爲什麼會對我這個樣子,但是你倆也沒有必要做成這個樣子吧?!”

“尊者、其實你是不知道,這個狼族頭領不只是單獨對你這個樣子,甚至是見到所有的人類,它也會這樣。”妖獸虎子猶豫了片刻、還是出聲對着蕭青山說出了緣由。


“爲什麼?”聽到妖獸虎子這麼一說,蕭青山不的不重新仔細的看了看一隻站在一旁昂首挺立着的妖獸狼族頭領。

而紫色噬金鼠也是被妖獸虎子的這一段話,勾起了好奇心、吱吱呀地叫道:“虎王、你趕緊說說這事爲什麼?”

妖獸虎子見蕭青山點了點頭,隨即扭轉它那碩大的腦袋、看向一旁,在腦海中慢慢地說道:“那是一個很長的故事、這個故事…..”

就在妖獸虎子剛想撇開了準備暢談大論地時候,蕭青山突然對着還一臉沉浸的妖獸虎子喝道:“虎子、別墨跡說重點!”

“額………,好吧。”妖獸虎子沒有絲毫的不樂意,飛快的敘述道:“當初妖獸狼族頭領在對抗一次別的妖獸襲擊時、獨自把妖獸給引開了,結果當它回來的時候,卻發現它的伴侶卻不見了,更是在地上發現了人類的蹤跡。”

蕭青山聽到這裏,想也沒有多想的接話道:“自此以後,這妖獸狼族頭領是不是就以爲是人類殺了它的伴侶啊?”

“尊者,你怎麼知道啊?”這句話說完之後,頓時把妖獸虎子給鎮住了,只見妖獸虎子怔怔地看着蕭青山問道。

“猜的…….”

“吼……….”

“吱吱呀……….”

蕭青山並沒有理會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鄙視的目光,正經地說道:“但是就算是這樣、它狼族頭領也不能就這樣……….”

“可是剛纔狼族頭領說你身上有它伴侶地氣味………..”妖獸虎子突然打斷蕭青山說道。

“這?怎麼可能啊!”被妖獸虎子打斷地蕭青山、突然聽它說出這麼一段話來,有些不知所措地說道。

“…..吼……………”

“……..吱吱呀……..”

蕭青山看着面前的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這般不相信的樣子後,心中暗道:“哎、要是讓小武知道了它被你們這些能氣死人地妖獸稱爲‘尊者’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神鬼行紀 ,口中喃喃唸叨着:“小武、狼族頭領、狼族頭領伴侶、一公一母,難道說當初的那頭就是?可爲什麼它又會和小武……”

想不明白的蕭青山,也就不去在多想了,但是在看到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以及狼族頭領的目光後,蕭青山皺着眉頭苦笑一聲,輕聲說道:“好了、我說一點事情啊,我也不知道這和狼族頭領的伴侶會不會有什麼關係,我也不敢確定。”

“當初我在遇到你們尊者的時候,也就是小武的時候,在他身旁是有一頭母狼,但是這頭母狼已經和惡蛟同歸於盡了。”

“惡蛟?”妖獸虎子有些不解地詢問道。

“是啊?怎麼了?”蕭青山看了一眼妖獸虎子,隨即輕拍了一下額頭說道:“你看我這腦子、忘了說了,那頭惡蛟龍是另外的一頭,虎子你還記得那個深水潭嗎?也就是那個不大不小暫且能算的上是個小湖的地方?”

蕭青山見妖獸虎子點了點頭後,接着說道:“那另外的一頭惡蛟龍就在那個深水潭的另一面。”說完這一句話後蕭青山就愛你妖獸虎子又搖了搖頭,氣的走到妖獸虎子身旁,就是一腳踹了下去,連道:“你咋那麼奔來!”

“尊者、你說的是不是在深水潭的另一面也就是從水底下穿過去以後,還有一頭惡蛟龍?”妖獸虎子有些委屈地慢慢說着。

“咦、虎子我看你這不也挺聰明的嗎?”蕭青山苦笑着看了一眼,滿是委屈之情的妖獸虎子說道。

“額……………..” 反派成長血淚史 ,便趕緊轉移話題道:“那尊者、您怎麼就斷定那頭狼族就是這個狼族頭領地伴侶呢?”

蕭青山無語地看了一眼妖獸虎子,輕聲說道:“虎子啊、我早就說了、我也不敢確定麼,只是我有種感覺、那頭和惡蛟龍一同死去的狼族在很大可能上就是你手下妖獸狼族頭領地伴侶。”

“還有那個、什麼它說我身上有什麼氣味,我也想了一下,除了我當初把那頭死去的妖獸狼族給埋葬時,接觸了下、再往後我就再也沒有接觸過別的什麼狼族了。”


吱吱呀!!!

“原來是這樣、看來我們真是錯怪尊者了。”紫色噬金鼠低垂着小腦袋輕聲說道。

吼吼!!!

“尊者、虎子我錯怪你了………….”妖獸虎子,也是有些羞愧地在腦海中輕聲說道。

蕭青山見到妖獸虎子和紫色噬金鼠這般模樣以後,連忙對着它倆揮了揮手,笑罵道:“行了行了、搞得和什麼似的,大驚小怪的。”

“對了、虎子,你以後有時間的時候,就帶着狼族的頭領去原來那個深水潭的地方,去看看去便知道。”蕭青山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對妖獸虎子說道。

“哎、好的,尊者、您就放心吧。”妖獸虎子迴應完後,老是覺得有些不對勁兒、隨轉頭看了一眼紫色噬金鼠,只聽這時候紫色噬金鼠哽咽一般地地聲音在腦海中響起:“尊者、您這是準備要走嗎?”

蕭青山原本在心裏想到的是,收拾完那些黑色石塊物體後便離開這裏,去尋找林婉君、奈何又遇上了這檔子的事情、在一番的解釋敘述當中又是浪費了這麼多的時間。

現在事情一說明白,蕭青山那裏還等得及、恨不得馬上就走,但是真到了分別得時候,卻又是有些不捨,尤其是妖獸虎子、和蕭青山呆在一起的時間最長、感情也最深。

再者紫色噬金鼠雖然是初遇,但是經過了這番和妖獸九尾蛇的戰鬥之後,感情也是加深了不少。

妖獸虎子見蕭青山怔怔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便在心中思索道:“難道只真的如小紫所說,尊者、真的要走?”


正當妖獸虎子心中如此想到、紫色噬金鼠靜等蕭青山的回答時,轉過身去剛要說些什麼的蕭青山突然看見遠處幾十裏外的地方、有一道濃煙徐徐升起。

見到這一幕的蕭青山,一雙濃眉微微皺起、眯着眼睛看向遠處那慢慢變得多起來的幾道濃煙輕聲說道:“虎子、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

“尊者、那前面是幾十裏以外的地方,好像叫做什麼坡上村,不過那裏已經是有人類居住的地方了。”

“坡上村?帶我去看看!” 很快,這三十二人的戰鬥就剩下了一局,那便是神秘人對戰一個速度極快的武者,而這次的抽籤便是那速度極快的武者,由於只剩下神秘人一人,所以這次的戰鬥註定了是他們兩個,

在會場,這些參加冥界大會的選手中最神秘的就要數神秘人了,她的實力似乎比凌浩還要強大幾分,讓眾人都認為這是一匹出類拔萃的黑馬,而且恐怕冥界大會便是他成為強者的墊腳石,

不過雖然神秘人神秘但只不過是在大多數人眼中,對於凌浩來說也只是知道她是個極美的女子,那容顏可以讓所有男人瘋狂,就算死也是無怨無悔,

突然,戰鬥開始,所有人都興奮起來,無論是凌浩還是那些觀看大會的冥界強大的武者前輩們,他們一個個都聚金匯神,因為迄今為止在擂台上的兩名武者便是此次最大的黑馬,

就算是凌浩和這兩人比,就來目前的表現來說也是遜色不少,

尤其是那速度極快的武者,他的速度幾乎已經達到了光速的範疇,甚至猶有過之,而且一身詭異的步法外加那恐怖鋒利的爪子,也是讓他幾乎一照面便能將對手殺死,

「嗖,」一道撕裂的空氣的聲音自擂台之上散播開來,而擂台上的戰鬥早已經進入了白熱化階段,有些人更本看不見兩人之間的交手,也只有一些冥界武者的前輩才能夠看得見,

當然這也不是絕對,凌浩的寂滅噬幻瞳乃是噬火所賜予,為萬瞳至尊,天生就擁有能夠看清任何東西的能力,就算是對方的境界也能一眼看穿毫無保留,

所以此刻凌浩也是能夠看到他們之間的交手,其實他心中也很吃驚,兩人的戰鬥極為激烈,但卻只是兵器上的交手更本沒有讓對方的身體有絲毫受傷,而且這其中那速度極快的武者和神秘人的氣息也是極為穩定,就好像他們沒有經過什麼戰鬥般,像小孩子過家家,

剎那間,那速度極快的武者一爪抓出,帶著極快的速度在短時間內竟然直接超越了光速直取神秘人的頭顱,此招可謂狠辣無比,

神秘人卻是早有防備,一股寒氣突然出現,她的身體正前方出現一巨大冰盾,這冰盾防禦力極強,那超越光速的利爪攻擊也是難以擊破,

「玄冰盾,」神秘人細聲說道,在她的手中出現一雪白色圓球,這圓球擁有的冰寒之氣竟然超越太古寒靈,很難想像它是靈物榜前十的靈物,

那雪白色圓球詭異無比,一朵朵雪花突然從天空中飄落下來形成一副極美的景色,在神秘人身前的玄冰盾陡然破裂化作無數冰箭在紛紛飄落的雪花中猶如利劍般刺了過去,

那人大驚,他發現以自己極快的速度竟然躲不過去這鋪天蓋地的冰刺,而且在這雪花之中他很難看清楚這冰箭是從何處出現,讓他大驚不已,

「狂魔鬼爪,」那人驚訝之餘也是施展出自身絕學,雙手之上出現陣陣黑氣縈繞,每一道黑氣都彷彿萬千鬼魂般那樣讓人感到凄涼和心悸,

恐怖的波動隨著狂魔鬼爪和那鋪天蓋地的冰刺相撞中鋪散開來,一陣勁風將四周經過戰鬥留下的碎石瓦礫全部轟開,在擂台上只有他們兩人,雙眸盯著對方似是要尋找機會一擊斃命,

「你這招叫什麼,」那速度極快的武者淡淡道,

神秘人不緩不慢,冷淡道:「學風尖刺……被你僥倖逃過,下一招你可沒那麼好運了,」

「好運,這句話我也送給你,我的實力不是你能夠想象的,」

那人冷笑道,一股磅礴大氣的武氣從他身體之上湧出,他的氣息在逐漸攀升,直到天聖境巔峰才逐漸停下,而在他周圍已經是出現道道黑色鬼氣,十分邪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