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詭異紅光下,這兩人各自掏出一張靈符,在妖月中緩緩展開。小小的靈符上,刻有著複雜到極致的靈符,就算是江凡都無法看出奇特之處來。這絕對會是一張三星級別以上的靈符,不然他江凡不可能看都看不懂。

兩人手中靈符光芒一閃,竟然綻放出微弱光芒,且在鮮紅色月光下,靈符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見到靈符正常運行之後,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不久前可是有人在他們面前使用法寶,而被月光活活燒死的場面。

兩張小小靈符發出微弱光芒后,竟然緩緩聚合在一起,在紅光中兩張靈符所在地方,竟然出現一個光球。

就當光球出現之後,眾人面前頓時出現一股強大的威勢,且這強大的力量,竟然眾人靈魂皆是一陣顫動,可想而知這力量是多麼恐怖。

「荒域果然發生變故了嗎?」光球中,一道蒼老的聲音,竟然像是穿越了千山萬水般,在眾人耳邊響起。

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靈符?聽到這聲音后,江凡雙眼中滿是震驚。這靈符施展之後,江凡便感覺自己身邊,像是有著一位大人物存在一般。強大的氣勢,壓在江凡身上讓她呼吸困難。

「這怕是一種穿越虛空的靈符,能夠讓虛空另一邊大人物的力量和氣勢,穿越到這邊來。荒域的法則之力,雖然會阻止傳送法則,但卻拿這穿越虛空的力量沒有辦法。」神劍在江凡耳邊提示道。


「荒域中可有什麼大變故?」蒼老聲音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威嚴。即使在隔著千山萬水,眾人都能從這聲音中,感受出那蓋世強者的恐怖。

「長老,荒域中出現光柱。且月亮變紅,月光腐蝕物體。」

「長老,我等已經被困在荒域附近,無法離開荒域外圍。」

兩人很是尊敬的站在光球附近,低頭對著靈符另一邊的人說道,顯然在靈符另一邊,就是玄虛教中的長老。

「果然,荒域驚變再生啊。我們這些老傢伙,怕是也要動身了。」靈符中傳來老者低沉聲音。所有人都是處於震驚中,連超級勢力中的長老,都要親自動手,那荒域中發生的事情,該是有多麼巨大。眾人早已經是無法想象。

「每人一塊陣圖陣角,快點離開這是非之地。這不是你們所能踏足的。」老者說完之後,光球中閃現出,一塊塊殘缺不全的布料狀物體。眾人聞言立馬一人拿著一個。

不多不少,正好是十七塊,每人手上都是有著一塊。不得不感慨,超級勢力長老確實是神力通天,就算隔著千萬里的距離,也能感應到荒域一邊的情形。

「這下好了。我們都能得救了。」

「不愧是玄虛教啊,這麼快就能有離開這裡的方法。」

拿到這一角后,所有人皆是感到眼前一亮,只見眾人前方,竟然出現了一條彎彎曲曲的小道,顯然這就是離開荒域的小道了。

「江凡,咱們也快點離開這裡。」見到小道出現后,柳遠仁也是大喜,連忙對著江梵谷聲歡呼道。

一邊的李涵見到這小道之後,一直緊繃著的臉也終於是放鬆了下來。

「小子。注意點,這事情怕是沒有這麼簡單!」突然,神劍的聲音在江凡腦海中出現,且語氣之間也滿是警惕之色,平日間那股淡然語氣,全部都消失不見。

暗淡的月色下,這條小道崎嶇不平,眾人早已經走到這條小道之上。一邊的花草樹木,全部都是萎靡不振,像是失去了生機一般。

「李涵,柳遠仁,快點回來!」見到這副場景后,江凡立馬大聲吼道。

「江凡,什麼事!」聽到江凡的吼聲之後,前面李涵三人,頓時聽下了腳步,有些不解的向著江凡望來。

「轟轟」

就在三人回過頭一瞬間,眾人行走的小道居然直接消失不見,那走在小道上的其他人,也是一起消失不見。

十七名身影,最後只剩下了江凡他們四人在原地。

「江凡,這是鬧鬼?他們人呢?」小道和人都消失不見,柳遠仁微胖的臉上,滿是驚慌之色。

「江小子,這下好了。就是你喊我們停下,這回家的路都不見了。」見到不遠處小道消失之後,李旭狠狠瞪著江凡,絕望的說道。

「旭兒!要不是江凡,咱們怕已經深陷危險。」此刻,李涵雙眼冰冷,臉色緊繃的望著小道消失的地方。自覺告訴他,剛才所發生的詭異事情,怕沒有這麼簡單。

陣陣微風,吹拂著幾人的衣角。望著遠處的小道,江凡心底感到一陣發涼。要不是剛才他自己多了一個心眼,估計他們也就和那些離開這裡的人一般,直接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小子,剛才那些人,怕已經不存在世上了。我感受不到他們的靈魂火焰。」神劍低沉說道。荒域不愧是上古三大絕地之一,無聲無息之中,便帶走了十幾條性命。

「這一次,咱們真是險中逃生。」轉過身望著身後的光柱,江凡雙眼中金光一閃。 謀天下:余乃終極BOSS

那所謂的小道,根本就荒域大陣所演化而來,看似是一條出入,但實則怕就是一條死路,那些進入其中的十幾人,現在怕都已經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不見了。 第七十八章死裡逃生

十幾條生命無聲無息中,便在江凡等人面前消失不見,這詭異場面當真是嚇人無比。

「江凡,接下來我們怎麼辦?」望著身後的荒域,李涵綳著臉語氣低沉著說道。身後衝天光柱所綻放出的光芒,在幾人眼中閃光。

這完全就是一條不歸路,自從他們幾人走進荒域之後,一切都變得無比詭異起來。

「既然向後走沒辦法,那當然就只能想前走!」面對著一片寧靜的荒域,江凡雙眼中閃過一道金光,嘴角也是浮現出一絲笑意。

「什麼?還進入荒域!小子,你要死可以,不要拉著我李大哥!」李旭語氣緊張道。荒域外圍都有著一股肅殺煞氣,要是進入荒域中,還不知道會有什麼危險。李旭自然很是緊張的拉著李涵的衣袖反對著。

「假小子,你怕死就和你李大哥先走,省得在這裡鬧心。」一直都對李涵不爽的柳遠仁,瞪了一眼李旭后,眼角斜視了眼李涵后說道。晉陽城的時候,兩人就已經對上了。

還別說,就算面對如此危險的場景,柳遠仁也少不了對李涵暗自嘲諷。當然面對柳遠仁的暗自嘲諷,李涵不過只是冷冷望了眼柳遠仁。

「要是想著逃命,怕就只有死命一條。剛才那些人就是證據。要想活著從這裡走出去,怕就只能進入這荒域中了。」最後望了一眼荒域后,江凡直接朝著荒域走去。

剛才,那十幾人不過是想要從這裡逃命,最後的結局卻是無聲無息被殺。這詭異的結果,便是在為江凡等人提醒。

見到江凡走進去后,柳遠仁猶豫都沒有猶豫,便直接跟在了江凡身後,隨後李涵也跟上了上去。當然,那一直都害怕無比的李旭,也只能是跟著江凡的腳步了。

此刻,天空中妖艷的紅月,仍舊是照耀著大地,在荒域入口外圍處,那些植物在月光的照耀下,竟然也開始一點點的消失。原本是覆蓋在地表上的小草,也漸漸開始消融,就如同冬天白雪融化一般。

「小子,進入荒域后,就真正是一條不歸路了。」接近荒域入口后,神劍再次提醒著江凡。只是面對神劍的詢問,江凡不過只是嘴角浮現出一絲笑意,而後仍舊沒有回頭的走向了荒域。

荒域山脈的入口處,有著一塊巨大的石碑,石碑上書寫著荒域二字。這石碑不知是什麼時代建築於此,在風吹雨打過後,整個石碑都透露出歲月的氣息。

冷冷注視了一下面前的石碑,江凡沒有任何停留,直接就走進了荒域中。身後的柳遠仁和李涵也是臉色不變,快速走了進去。唯有一直恐懼的李旭,在石碑邊上雙手合十,默默祈禱了一次。

靜,太靜了。崎嶇不平的山路實在是**靜了,安靜得讓人感到恐懼。一點聲音都沒有沒有,甚至是連一點鳥叫的聲音都沒有。

進入荒域一段時間之後,江凡等人沒有遇到任何危險,也沒有遇到任何可疑的情況,整個荒域山脈都和尋常山脈沒有任何區別。但正因為這過於尋常,才讓江凡感到更加恐懼。未知的危險,一直籠罩在眾人心底。

天空上的月光,依舊腐蝕著眾人外泄的靈力,經過這麼長的時間后,幾人體內的靈力早就所剩無幾。好在最後江凡從儲存戒中拿出恢復靈力的丹藥后,才使得眾人的危機得以化解。

突然,就在眾人緩緩前進之時,漆黑無比的山路中,卻突然出現一對紅點,且這對紅點正急速向著幾人而去。

「江凡,危險!」柳遠仁一聲大吼,頓時讓江凡提起注意力。只見在自己不過三米外,一個漆黑的身影,竟然快速向著自己襲擊而來。

手中儲存戒亮光一閃,流光劍再次回到江凡手中,全身爆發出一陣刺眼強光,江凡手持流光劍快速迎擊向著身影。

「砰」

一道沉悶聲響起,在江凡全力一擊下,那道身影,直接被江凡擊飛了兩米之外。運用手中流光劍的亮光,江凡將那身影所在地照亮。

「啊!」漆黑環境中,李旭一聲尖叫,打破了山脈中的寧靜。只見在眾人面前,剛才那襲擊的身影,居然是一具**裸的骨架,且這骨架全身穿著已經腐爛的鎧甲,手持著一把生鏽鐵劍,面朝著江凡等人。

「這……這是什麼玩意,不……不會是……李大哥,救……救命啊!」李旭嚇得失聲痛哭,抱著李涵說什麼都不鬆手。

這具骨架承受了江凡一劍之後,竟然沒有受到任何損傷。一雙紅寶石般的雙眼,鑲嵌在頭骨上,正直直登著江凡。

「江凡,小心這骨架的眼睛。」柳遠仁急聲提醒著江凡。這詭異的骨架紅色雙眼中,像是帶著一股特殊的力量,竟然會影響到人的內心。

妖紅的雙眸直射江凡,頓時江凡便感到心神不穩,隱約間,雙手竟然開始不受控制起來。

「嘿嘿」

就在江凡神智有些不清之時,那具骨架竟然發出似鬼物笑聲。

「江凡,你怎麼了!」飛奔到江凡身邊,柳遠仁死死搖晃著江凡的身體,但江凡仍舊是雙眼迷離,沒有回應柳遠仁的呼叫聲。

突然,一道強光竟然從江凡身體中出現,頓時原本雙眼迷離的江凡,竟然瞬間清醒過來。

「吼!」

這道刺眼的強光,自然也照耀在這骨架身上,頓時這骨架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嘶吼聲,而後竟然有些恐懼的望了眼江凡之後,便在黑夜的掩護下,消失在眾人眼前。

「我這是怎麼了?」悠悠轉醒的江凡,仍舊有些迷糊說道,手中流光劍此刻也毫無光彩,看來剛才那骨架雙眼中的紅光,竟讓江凡體內靈力失控。

「臭小子,剛才你差點就被那骨架勾走魂。」躲在李涵的背後,男人裝扮的李旭,有些膽怯說道。

「江凡,荒域中危險巨多,一定要多加小心。」李涵緊繃著臉,很是警惕望著四周。

「沒事,咱們繼續走。」江凡嘴角露出一絲苦笑,而後繼續向著前方趕路。剛才可真是一不小心就著了道。

那詭異骨架的雙眼,竟然類似迷幻效果,一不小心就讓江凡深陷其中。要不是關鍵時刻,丹田處神秘銅鏡再次發威,那他估計還真就被骨架控制。

「小子,在荒域中,我不能輕易出手,你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神劍的聲音,緩緩傳到江凡腦海中。

神劍所說不能輕易出手,也就意味著不到最後時刻,神劍是不會出手。那想要靠著神劍走出荒域,也就只能說幻想而已。

就在江凡等人繼續趕路的時候,寧靜的山脈中,竟然傳出一陣草動之聲,只見不知什麼時候。那詭異的骨架,竟然就在眾人身後不遠處,正一步步向著眾人走來。 上古三大絕地中,江凡等人居然遇到一具未知骨架,且這詭異的骨架,現在就跟在他們身後,那紅寶石般的雙眼,正在幾人身後不斷的望著他們。

「李大哥,怎麼辦?這骨架一直跟著我們,要是跟上來的話,那我們不就完了嗎?」明白這骨架跟在自己身後,李旭嚇得自己走在李涵前面,不敢再回頭相望。

這骨架詭異無比,且無聲無息,不帶任何靈力波動。若是被他襲擊,一不小心的話,便會遭到他的控制。

「沒事,這骨架根本不敢靠我們太近。」回望了一眼,江凡很肯定說道。不知為何,這鬼物明明有極大本領,但在剛才受到江凡身體中強光照耀之後,這鬼物便再也不敢靠近江凡等人。

「雖然是這樣,但是被這樣的東西惦記,還真他娘的難受。」一邊的柳遠仁雙眼中閃過一絲恐懼,微胖的臉上也有些發白。鬼物過於詭異,光是看人一眼,便能迷惑常人心智。

「但走無妨。」李涵依舊是緊繃著臉,沒有絲毫變化。

安靜無比的山脈中,不僅是有著江凡等人的腳步聲,還會有著那骨架踩踏草地的響聲。眾人不敢回頭窺視骨架,害怕被骨架雙眼控制。

妖艷月光下,夜空中一片明亮,卻沒有任何星光。紅色月光,仍舊腐蝕著眾人外泄的靈力。

此刻,眾人都還沒有遇到任何危險時期,一切都還很安全。但眾人明白,這裡還不過只是荒域外圍而已,自然不會有危險。

「吼吼!」

突然,就在眾人行走在荒域中時,一聲野獸的嘶吼聲,竟然瞬間在眾人耳邊響起。



只見,就在眾人不遠處,一個巨大的身影,竟在眾人面前不斷伸展著身體。


鋒利的爪子,結實的頭骨,以及龐大的身軀,都讓江凡等人感到一陣驚慌,更加讓人感到恐懼的是,這巨大身影居然也是一個巨大骨架,但卻不知因為什麼原因,這骨架竟然能夠自由活動。

「做好戰鬥準備!」看到這骨架出現之後,江凡立馬便拿出流光劍,萬分警惕望著這骨架。由於是在妖月照耀下,江凡不敢展現全部實力,只能是控制自己靈力使用速度,好讓丹藥的恢復速度能夠跟上來。

一邊的李涵和柳遠仁,也是各自掏出自己的武器,運起身體中的靈力,死死盯著這巨大的骨架。

「吼吼!」

早已經死去不知多久的骨架,竟然能夠再次重生,正朝著江凡等人張牙舞爪。巨大的腳骨,用力踏在地面上后,便形成一個四爪印記。抬起著上身。這巨大骨架也發現了江凡等人存在,在紅色月光下,急速向著江凡等人殺來。

眼見大骨架上來,江凡不敢有絲毫瀉慢,手中流光劍爆發出一陣強光,一道劍光直接向著骨架斬去。

「砰」

一聲巨大撞擊聲響起,江凡那強大無比的劍光,竟然都沒有使大骨架停下絲毫。巨大骨爪,在月光下狠狠向著江凡拍來。

眼看骨架拍來,江凡不敢抵抗,一個向後急速跳躍,便躲過了這致命一擊。頓時,崎嶇不平上路上,便出現一個巨大的爪印。

這巨大骨架,竟然一爪之下便讓地面出現道道裂痕,這可以堪稱神力啊。

眼見此景,柳遠仁和李涵仍舊沒有絲毫猶豫,手中法寶帶著強光,直接向著大骨架斬去。只是,就算兩人法寶斬在骨架上之後,卻仍舊只是發出撞擊聲,竟然沒有斬掉大骨架一根骨頭。

「吼吼」

像是在憤怒一般,大骨架朝著兩人,一人一爪拍去。巨大的爪子帶著獵獵作響風聲,直接將兩人怕得大吐也一口鮮血倒飛而去。

大骨架蠻力驚人,一爪之力堪比蠻獸全力一擊,就算是進入先武境之後的兩人,也承受不了如此一擊。

「我就不信了。」見到兩人被拍飛之後,江凡一聲大吼,帶著心底的暴怒,全力積蓄驚世一劍。這一劍威力巨大,但同樣缺點明顯。施展出這一劍之後,江凡便沒有絲毫靈力保護,相當於和大骨架是肉身對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