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青色劍氣與黃色大掌一碰即破,狂暴的星力沒人控制後立馬如同脫繮的野馬朝着四面八方嘶吼起來。張天的一劍卻是稍勝一籌,巨大的劍氣此時也是縮減了許多,上面的青光也是有些暗淡看情況就快要消失了。

對於餘威而來的劍擊,劉翰臉上有些驚訝,感受到那仍然能夠傷害他的一劍,身形急速暴退間揮出一拳。

“砰”

那隨意的一拳卻是將張天的一劍徹底泯滅在了天地之中,他得下一口氣還未提起,張天的身形卻是如同鬼魅,不會自不覺間已經來到他身前不足一丈之處。還來不及喘氣的劉翰汗毛頓時炸起,額頭虛汗直生,那剛快落下的枯槁大手只好再次迎上。

“砰”

張天得一掌與劉翰的一掌直接交接,一聲悶哼劉翰的身形快速拋飛,在空中噴出一口血後,身形急速爆退與張天拉來了距離。

張天的一掌帶着勢如破竹的威勢直接從他的手掌侵入到他的體內,外來的星力一進入體內就胡亂竄動,不受控制的星力在他的經脈裏快速朝着他的丹田而去,看情況是要引爆丹田天出所有的星力。

劉翰臉色大變,都上豆大的汗珠不斷地下落,將全身的星力聚集起來朝着張天的星力包圍而去。張天的星力異常刁鑽,只要尋着空隙就不斷往外躥,劉翰費了老大力這纔將張天的那一股星力圍堵在了一小塊地方里,不過暫時它還沒有能力逼出張天的星力。

看到劉翰的囧樣,張天並沒有乘勝追擊,而是立在原地淡然的看着臉色蒼白不斷抵抗體內行力進攻的劉翰。幾個呼吸後,劉翰長鬆了一口氣後,望着一臉輕鬆的張天無比的震驚。他怎麼也沒想到張天如此妖孽,憑着星士級中期的修爲就讓他這個星士級巔峯的老傢伙輕易的受創。若是他在趁着剛纔的情形出手,恐怕他今天就得受了重傷了。

“多謝小兄弟手下留情,劉某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先前是劉某的錯,望小兄弟海涵。”

對於如此天才的張天,劉翰瞬間沒了脾氣,有些不好意思的朝着張天歉意的說道。

“什麼?”

“這不可能吧?”

“這就完了?”

······


聽到劉翰的話後,衆人皆是不相信事情就這樣完了。之前還威勢洶洶的鐵掌手劉翰就這樣主動認輸了,向一個不知道哪冒出來的小子認輸了?而且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些,就交手了沒幾招就認輸了,衆人都沒看出是怎麼輸的?

雖然從之前的情形看似乎是張天佔據了一絲上風,但是這還不至於讓劉翰這位高手就此認輸吧,畢竟誰沒有大意的時刻?當然他們根本不知道張天的厲害,若是張天真要想斬殺他恐怕在剛纔再進行一系列的攻擊,他說不得今天真的載在了這裏。

“只要不在糾纏我就行了。”

張天看了他一眼後,轉臉就要離開。

“慢着!”

看着張天就要離去的身影,嶽紫靈卻是速度飛快的攔在了張天的身前。看到張天冷着的臉,劉翰一臉駭色。對於這個小祖宗如今還是不知死活的擋在了張天的身前,難道她真不怕這個未知的少年下死手?他真怕張天殺心一起,那可就真的完了。

對於面前的少女張天並不感冒,腳步一斜就要朝着另一方而去,因爲他已經感到一道強橫的氣息正向這裏接近。

不過他還未離去,頓時溫香軟玉在懷,兩個芊芊素手居然攬住了他的脖子死死的不放手。居然是嶽紫靈看到張天欲要離去撲撲到了他的懷裏死死抱住了他,此時的嶽紫靈柔軟修長的美腿緊緊夾在了張天的腰上,如同一個章魚將張天死死纏住。

看到嶽紫靈發瘋一般的舉動,所有人都是眼睛瞪大彷彿見了鬼,這該不會真的是打不過就要死纏爛打留住未來的夫君吧?

對於身上的少女張天也是一臉錯愕,他真麼也沒想到是這個情況,看到少女眼中的倔強,張天臉色有些難看有些無語。

“告訴我你的名字,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感受到那倒氣息不斷接近張天有些變色,這道氣息就如同張家老祖似的,所以還是不要再添麻煩,但是懷中少女卻是死活不放手。

“鬆開”

“不鬆,告訴我你是誰。”

懷中少女香蘭之氣不斷吞吐,柔軟滑嫩而又堅挺的胸脯不斷摩擦着張天的胸膛帶來異樣的感覺,卻是死活都不肯鬆開。

“張天”

無奈之下,張天吐出了兩個冰冷急切的字眼。不過懷中的少女還好似沒有立刻鬆開,鼻子抽了抽,在張天懷中動了動。

“記住我叫嶽紫靈,三年之後的今天,我會在天風山等你,到時候一定不會再輸給你!”

少女望着近在咫尺的男子臉蛋一紅,強忍住羞意。自信的說完這句話後,這才趕緊跳下了那寬廣的胸膛。

望着張天離去的背影,嶽紫靈美眸頻頻。

“張天,不要忘了,三年後的今天,等你!” 戰鬥越是到後面,劉能越感覺到自己跟不上葉川的節奏,這個就是一本好的功法和一本差的功法之間的區別。

鎮世皇拳以它獨特的修鍊方法,使得元力的分配極為的合理。

而另一邊劉能的雷閃刀法,不過是地武境的功法,刀法看上去花哨有餘而不能綿延。

一陣刀光劍影之後,劉能自然在這種搞對抗的戰鬥中,出現了空檔了。

被葉川一劍劃破胸膛之後,劉能整個人氣勢一泄,再也不復之前的那種自信了。

「到底是誰受傷了?」

眾人都在看著,他們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誰受傷了,當身影逐漸的穩住身形之後,看到葉川穩穩的站在地上,而另一邊劉能已經是重重的摔在了擂台之上,整個人昏死過去。

「這……」劉家眾人一片驚慌失措,劉雲飛快的上前握住劉能的手。

「死了?」劉雲眉頭一皺,顯然他沒有想到在劉家竟然有人敢下如此的狠手。

葉川收起自己的伽藍劍,帶著一絲笑容,自從突破到了地武境一重之後,他整個人的戰鬥力絕對是大幅度的提升。

當然,劉能這種所謂的地武境八重和天武宗之類的那種地武境八重是絕對不能比的。

無論從根基、丹藥、功法還是其他方面,這些都是天壤之別的。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儘管家族也可以提升實力,他們還是選擇宗門的一個原因。

「葉川,你沒事吧?」劉瑩很快的便來到了葉川的身邊,看著劉能倒地的那一瞬間,她的心才算是徹底的放了下來。

一旁的劉山夫婦也已經是來到了葉川的身邊,隨之而來的還有黃孝林。

「婉玉……」黃孝林之前一直被劉雲給纏住,雖然他也感覺到劉雲並未真正的出手,不過他和劉雲也不夠是在伯仲之間,想要突破劉雲的阻礙也是很難的。

要問黃孝林到底后不後悔,其實說來他也是有一些的,畢竟雖然黃婉玉是自己的妹妹,但是他們黃家還是要生存的。

只是當時太過來氣,才有了那麼一出,如若只是黃家一般人,不是自己的親妹妹的話,恐怕還真的不會讓原本已經養氣功夫很足的黃孝林出現那樣的情況。

「哥……」黃婉玉的面容看上去要比包養的很好的黃孝林要老不少,這些年黃婉玉吃的是什麼苦?而黃孝林是享的什麼福呢?

「苦了你了妹子,也怪哥當時沒有派人到劉家來打探,否則也不需要你和妹夫受如此的罪!」

黃孝林有些唏噓不已,回想當年他的確是一時疏忽。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沒事了,哥……」黃婉玉看到自己的哥哥心情還是很激動的。

黃孝林笑著道:「婉玉,這個是我外甥女吧?」

看著劉瑩,黃孝林笑了笑,一旁的黃婉玉趕忙點頭道:「嗯,我女兒劉瑩,瑩兒,這是你舅舅……」

劉山笑著道:「大舅子,這些年我還以為你把我們忘記了呢!」

黃孝林鬱悶道:「婉玉嫁入劉家之後,我們黃家也不好過多的干預,當年一別之後,黃家也是發生了劇變,這些年我過的也不安生啊!」

劉山點點頭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葉川,你真的殺了三弟……」

葉川聳聳肩道:「伯父,這種人留著也是禍害……」

「哎,畢竟他是我的三弟啊……」劉山有些悲傷,這些年他雖然受了很多的苦,可至始至終他對於劉能也不過是有些意見,卻並沒有真正的懷恨在心。

「爹,這種人渣,虧你還把他當成你的弟弟,看看他把你和娘都弄成什麼樣子了?我只恨不能親手斬殺此人!」劉瑩說道劉能的時候,整個人幾乎都充滿了仇恨。

「伯父,我認為有些時候婦人之仁是有必要的,有些時候是沒有必要的。劉家現在仗著在飛月宗得勢,如若不現在斬殺他,將來必定還是一個禍害。至於他的兒子……」

葉川看了看劉瑩,又看了看其他人,他倒是沒有什麼主意了。

「哎,給三弟留一點香火吧……」劉山嘆了一口氣之後,終於還是說出了一句心軟的話。

「這個我聽伯父的!」其實葉川也不想真的和飛月宗結仇,畢竟劉家還得在飛月宗生存,劉凱現在雖然是劉家之人,不過更是飛月宗的希望。

而且參加百宗盛宴這樣的事情都是由天武宗的特使來*辦的,如若劉凱在這邊出事,到時候必然追查下去,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也是沒有必要的。

黃孝林笑著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這位公子是……」

「呵呵,大舅子,這個是我女婿,也是你外甥女婿……」劉山笑呵呵的說道,現在的他倒是開朗了許多,原本的擔憂隨著劉能的死一掃而空。

「哦?」黃孝林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的笑意,此人實力雄厚,如若真的是自己的外甥女婿的話,那黃家以後也算是有了一個依仗了。

劉雲默默的從擂台上走來,所有的劉家弟子都看向了這邊,劉能死了,這樣一個天大的噩耗出來,原本的劉家恐怕不復之前的輝煌了。

要說這些天,劉家人走出去都是鼻孔衝天的,任何一個家族過來,看到劉家的弟子都是點頭哈腰,這種感覺是要多爽有多爽。

然而這一切就在今天,劃上了一個句號。

他們的主心骨,劉家族長劉能,被一個十八歲還未到的小子斬殺於擂台之上,毫無徵兆。

「二弟……」劉雲看著劉山,口中輕聲吐出了兩個字。

「大哥……」劉山也是客氣的回了一句,如今的劉家已經是人心不古,他也不知道劉雲到底想要怎麼樣。

「既然劉能死了,這個原本欠你的族長之位,應該歸還你了……」眾位劉家的弟子都沒有想到劉雲上去非但不是報仇,而是將族長的位置讓給劉山。

很多人在下面都是緊張的看著劉山,他們生怕劉山答應下來。

這裡面這麼多人,欺負過劉山夫婦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葉川的眼神掃了一遍劉家的眾人,此刻很多人都是悄然的低下了頭。

面對葉川這樣的殺神,他們也知道生命的價值,萬一這葉川要秋後算賬的話,這些人又能夠跑掉幾個呢?

殺劉能也僅僅花費了那麼點點的時間,殺他們那豈不是猶如砍瓜切菜一般的容易么?

劉山笑著搖搖頭道:「劉家對於我來說,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現在我女兒也已經找到了,我以後的人生,想要多陪陪我的女兒。」

底下的眾人聽到劉山如此說,幾乎都是鬆了一口氣,只要劉山不做這個族長的話,那麼他們還是可以接受的。

「二弟,現在劉能死了,劉凱又重傷,劉家已經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劉雲其實並非是真的想要讓劉山做這個族長,而是想要劉山給他一個承諾。

劉山心中清楚,自己這個大哥在劉能的手下也憋屈了這麼多了。


於是他道:「劉家這樣也不是我一個人造成的,樹倒猢猻散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大哥,你一直作為劉家的長老,這個時候更應該挑起重擔……」

一旁的葉川笑著道:「如若諸位不嫌棄的話,我看劉家可以搬到我天星宗範圍之內嘛,一來天星宗這邊有個靠山,也不至於受別人的欺負,二來我看伯父還是應該將劉家發揚光大。」

劉雲看了看葉川,他也知道葉川看出了他的心思,笑了笑道:「如此就按葉公子說的辦吧,我劉雲只想看著劉家能夠一直延續下去……」

劉山對著葉川道:「葉川啊,族長我是肯定不會當的,這些年我對家族的發展也是一竅不通,至少大哥比我要好很多,到時候如若我有能力的話,輔佐一下大哥還是可以的。」


葉川聞言,也只能點點頭道:「伯父,反正只要你開心就好了。」

其實劉家的事情,葉川並不感興趣,對於葉川來說,一個劉家只不過是因為劉瑩的關係,現在已經幫劉瑩出了口惡氣,而且劉瑩之後還能夠跟自己的父親一起生活,這就足夠了。

黃孝林在一旁有些焦急的看著劉山,他黃家在飛月宗這邊地位也不是很高,如若也能夠跟著劉家到天星宗那邊的話,至少要比現在在這邊的地位要高出很多。

劉山看著一臉急切的黃孝林笑著道:「大舅子,要不你也跟著我們一起去吧?」


「可是……可是我們黃家……」黃孝林有意突出了黃家,一旁的劉瑩道:「舅舅,既然這邊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你就跟著我們一起去天星宗吧,到時候還可以跟我娘他們互相之間有個照應……」

劉雲哈哈一笑道:「我看可以,畢竟咱們都是從飛月宗出去的,到時候兩家還能夠有個照應!」

飛月宗這邊肯定是不能夠呆了,畢竟劉凱的受傷,到時候還不知道回飛月宗整出什麼幺蛾子出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