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勸你還是不要打丁宇的主意了,我聽說賈氏家族的賈珊珊好像和丁宇走到了一塊,而且似乎很成功,兩個人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

那名女子的話說完,只見賈姍姍來到了丁宇的面前,然後挽住了丁宇的胳膊。

他若有若無的看了一眼周圍,不過雖然只是這麼小子一個動作,但是已經宣誓了主權,告訴所有人丁宇是屬於他一個人的。

當丁宇站到他面前的時候,看向了賈珊珊,隨後笑着說道。

“姍姍,你真漂亮!”

“丁宇,你也很帥啊!”

“對了,姍姍明天和我去京都怎麼樣,我帶你去京都玩幾天。”

“丁宇,這個我也不清楚,我得回去問問我父親。”

“好,明天我等你答覆。”

丁宇聽到賈珊珊的話後,並沒有任何的不高興,反而對於眼前的賈珊珊十分的喜歡。

要知道賈姍姍看起來長得十分甜美可人,而且知書達理,是自己喜歡的樣子和性格。

那邊的賈珊珊也笑了笑,他能夠知道女子人要故作矜持,才能夠讓男孩子喜歡。

而就在這時,丁宇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他想了想,轉身離開了。

那邊的賈珊珊就站在原地端起了酒杯,十分優雅的喝了起來。

“王越,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前段時間賈珊珊因爲王越的事情讓他十分受打擊,不過好在這段時間他終於挺了過來,還無意間認識了丁氏家族的丁宇。

看得出來丁宇十分的喜歡自己,這樣的話,說不定自己真的能夠稱爲丁氏家族的大少奶奶。


這讓他十分的高興,京都的丁氏家族如果要是在天海市的話,那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了。

可惜王越沒有看到這樣的場景,不然的話,自己應該好好的去羞辱一下他。

“王越,竟然是你!”

就在賈珊珊想什麼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個身影從自己身旁走了過來,這個人正是王越。

這讓賈珊珊愣了一下,喊出了他的名字。

王越聽到有人叫自己讓他愣了一下,隨後讓他停下腳步後轉過頭看向了賈珊珊,然後想了想問道,

“有事嗎?”

賈珊珊聽到王越的話後,冷笑一聲,隨後直接說道。

“王越,我知道你從來都沒有看得起我們賈氏家族,但是那又如何,就憑你這點本事,根本不是我們賈氏家族的對手。”

“還有我要告訴你一句話,你只是個弱小子螻蟻,永遠不可能成爲別人仰望的存在,你還是不要再癡心妄想了,我賈姍姍這輩子都不會看得起你的。”

賈珊珊說完後,一臉的得意。

說實話,他早就想羞辱王越一頓了。

總之,他很看不起王越,像王越這種人應該趕緊滾出天海市。

而自己可不一樣,自己不僅是賈氏家族的大小姐,而且還認識丁宇,將來可能成爲丁氏家族的少奶奶。

總之,王越是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的,他一定要讓王越徹底的後悔。

那邊的王越聽到賈珊珊的話後,愣了一下,隨後忍不住問道。

“你就想和我說這些嗎?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就走了。”

王越懶得去理會眼前這個賈姍姍,如果他要是沒事的話,自己就離開了自己,現在懶得和他計較那邊的賈姍姍。

沒想到王越竟然沒有生氣,這倒是讓他更加的憤怒了。

原本自己想要羞辱王越的目的卻沒有達到,而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出去打電話的丁宇忽然走了回來。

“珊珊,你這是在做什麼?”

丁宇準備問賈珊珊到底在和誰說話,只不過當他擡起頭看到不遠處的男子後愣住了,隨後他整個人一臉的驚恐。

因爲眼前的這名男子正是王越。

王越對於自己來說簡直就是一場噩夢,在京都的時候,王越的所作所爲自己還記憶猶新。

他萬萬沒想到能夠在天海市碰到王越,這讓他十分的着急,恨不得現在拔腿就跑。

只不過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忽然那邊的賈珊珊開口了。

“丁宇,你來了,對了,我給你介紹一個人,他是王越,王越,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可是京都丁氏家族的大少爺。”

賈珊珊拉着丁宇的胳膊,隨後一臉冷笑的看着那邊的王越說道。

估計王越接下來聽到丁宇的名聲,恐怕會嚇得腿軟吧。

但是他現在有點詫異,爲什麼丁宇看到王越後整個人臉色十分的驚恐。

這到底是怎麼情況啊,不應該是王越一臉驚恐纔對嗎?

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他直接傻眼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王總,您好,你怎麼在這裏呀?”

丁宇咳嗽了一聲,然後一臉驚恐的看着王越問道。

自己旁邊的這個傻女人竟然還主動想和王越說話,他現在恨不得趕緊拔腿就跑,王越可不是自己能夠得罪的起的。

王越看向了不遠處的丁宇也認出了他。

隨後,王越看着丁宇想了想問道。

“你怎麼會來天海市?”

“我爺爺和蘇家的老爺子是老朋友,所以他讓我來祝賀蘇家找到新的繼承人。”

“既然沒什麼事的話,那你可以滾了。”

王越聽到丁宇的話後,原來他是來祝賀的,不過自己對於眼前這個丁宇可沒什麼好感,所以他沒什麼事的話,就趕緊離開這裏吧。

周圍的人聽到王越的話後,瞪大眼睛忍不住看向了王越。

王越的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這麼說話,他難道不知道對方是丁氏家族的大少爺丁宇嗎?

他現在這麼對丁宇說話,估計接下來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只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王越,你知道你在和誰說話嗎?他可是丁氏家族的丁宇,趕緊給我滾,不然的話,接下來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賈珊珊聽到王越的話後,一臉的憤怒,隨後看着王越說道。

他難道不知道眼前的丁宇可不是他能夠得罪起的存在,他竟然這麼敢和丁宇說話,簡直是找死。

要知道,如果丁宇想的話,可以瞬間把王越徹底的剷除。

只不過這時候站在他旁邊的丁宇聽到賈珊珊的話後,一臉的憤怒,隨後說道。

“賈珊珊,你個臭女人,你給我閉嘴!”

丁宇說完後,一臉憤怒的看着賈珊珊。

如果賈姍姍不是女人的話,丁宇早就一巴掌打過去了,這個女人簡直是個白癡啊!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面對的到底是什麼人嗎?

自己看到王越都十分的害怕,難道他看不出來嗎?


隨後,丁宇來到了王越面前,一臉驚恐的說道。

“王總,對不起,我和這個女人沒什麼關係,我現在就離開您可千萬別生氣啊,我錯了。”

丁宇就是再傻也能夠知道,看來賈珊珊和王越的關係不好,自己可不能和賈珊珊有什麼關係。

總之,他得現在趕緊和賈珊珊撇清關係。

周圍的人聽到丁宇的話後,隨後一臉詫異的看向了賈珊珊,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傻。

看來眼前這個叫王越的男子根本不是他能夠得罪的起的。

丁宇和王越說完後,急忙帶着手下離開了這裏,自己這一次回去後一定要好好的和蘇家搞好關係,遠離賈珊珊這個女人。

王越出現在這裏,肯定是和蘇家的人有關係,所以他必須和蘇家搞好關係。

至於那邊的賈珊珊,他根本就不敢去理會。

而此刻站在原地的賈珊珊直接傻眼了,周圍的人議論紛紛,他現在不知道到底怎麼一回事。

要知道,丁宇可是丁氏家族的大少爺,怎麼在王越面前如此的恐懼,到底是什麼情況。

現在他一臉的震驚看着眼前的這一幕,而就在這時發生的一切讓他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王先生,之前多有得罪,請你一定要原諒我們。”

“就是啊,我們都知道錯了。”

這邊就在王越準備離開的時候,幾個大家族的少爺一臉害怕的來到了王越面前,不停的開始和王越道歉。

周圍的人看到這幾個人都一臉的震驚,因爲他們都是天海市六大家族的大少爺。

此刻他們驚恐的看着王越,剛纔這一幕讓所有人都十分害怕,原本他們還準備聯合起來好好教訓一下王越的。

只是現在,看到丁宇一臉驚恐的看向了王越,還帶着人急忙離開了,他們就放棄了這個想法。

看來他們根本就小看了王越,沒看到王越看着那邊的丁宇根本就不屑一顧。

看來王越的實力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到的,周圍的人震驚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也不知道王越到底是什麼身份。

竟然能讓京都丁氏家族大少爺如此的恐懼。 而那邊的賈珊珊原本十分囂張的,但是現在估計他什麼也不敢說了,想死的心思都有了。

“這一次我之所以能夠成爲蘇家的繼承人,然後回到蘇家,其實我一直很感謝一個人,這個人就是我的班主任王越,王老師,他真的是個很好的人。”

“王老師,請您來一下。”

而就在這個時候,舞臺上的蘇曉月一臉笑容的看向了那邊的王越說道。

他的話說完,周圍的人再次將目光放到了王越的身上。

而四面八方傳來了很多人的叫喊聲,大多都是高三六班的學生。

“王老師,快上去吧!”

今天對於天海市來說可是個意義非凡的日子,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後,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語言來形容眼前的一切了。


Leave a comment